面對黑暗時代,我們能做什麼?(中)(王丹)


2018-03-26
Share
20170607043924746.jpeg 王丹(資料圖/夏小華攝)

各位聽衆朋友:

延續上一週的內容,我想在本週的《王丹熱郵》信箱,繼續針對中國目前政治發展的新情況,表達我對未來的一些期待,也就是我的五個呼籲。上週我的第一個呼籲,是給海外民運同仁的。

第二個呼籲,是給年輕世代的。我所說的年輕世代,包括85後,90後,甚至是已經超過18歲的00後的中國年輕人的。我認爲,現在,是你們站出來說話的時候了。

1989年,當我像你們這麼大的年齡的時候,我和千千萬萬個我的同學們曾經走上街頭,爲爭取中國的民主和自由努力過。我承認當年我們的努力沒有成功,但是坦率地說,對於當年我們做的事情,我並不後悔。因爲我們知道,這個國家的好壞,跟我們個人的利益息息相關,也是因爲,不管成功還是失敗,畢竟,我們爲這個國家試圖去做過一些什麼。我認爲,今天的年輕世代,不應當也不可能用一個簡單的”與我無關“的心態,或者用離開這個國家的方式,來回避今天中國的現實。有一句話說,你不找政治,政治會來找你,到那個時候,可能就來不及了。另外,就算你能出國,你的家人,朋友也還在國內,你還是不可能完全沒有牽掛。

今天的中國,是有可能走上昔日納粹德國,法西斯日本的軍國主義和狂熱民族主義道路的。如果這樣的不幸發生,那個時候,最倒黴的,受到影響最大的,其實是年輕世代,因爲你們要在那樣的環境上生活很久。這樣的影響,即使你在國外,也無法逃避。想想“二戰“的歷史就可以知道。不要以爲我是危言聳聽。10年前當我說中國還有可能爆發”文革“的時候,應當沒有幾個人相信;現在,面對中國個人崇拜死灰復燃,領導人職務終身制重新恢復,我想越來越多的人,不敢打保票說“文革”不會再發生了。所以,不要天真地以爲黑暗的時代不會到來,現在,已經是黑暗的時代了。面對這樣的時代,表達自己的觀點,發出自己的聲音,是年輕世代必須去做的事情。當然,具體的方式,還是要你們自己決定,但是不管怎樣,保持沉默,很有可能不僅對這個國家不利,對於你們自己的未來也不利。最近一些海外的留學生,表達了反對恢復終身制的意見,對我是很大的鼓舞,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夠站出來。

第三個呼籲是給中國的中產階級的,因爲,未來的習近平,一定會向私人資本開刀。1990年代形成的權貴資本主義結盟的格局已經瓦解,對民間資本的管制現在已經開始,中國中產階級千辛萬苦積累起來的財富,在中國的未來,並沒有安全係數可言。送子女和財產出國,都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好辦法和最終的辦法。爲了保護自己的財產,推動中國的制度變革纔是根本之計。方勵之先生早在1989年年初就曾經提出過,中國的中產階級和知識精英必須結合在一起,給政府施加壓力。我想,現在這仍然是中國健康力量未來發展的方向。臺灣民主化經驗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中小企業對反對力量的支持。這樣的民主化路徑,值得中國的中產階級思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