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重读哈维尔《无权力者的权力》(续2)

我们继续聊哈维尔。有时候看哈维尔对于后极权主义统治下的捷克社会的描述,真的会莞尔一笑。因为你会感觉他虽然讲的是捷克的事情,但是也完全可以用来描述今日的中国。例如下面的关于捷克社会现实的描述:
2012-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为害怕会失去工作,所以学校裡的教师就去教他们不相信的东西;为自己的前途担心,学生们也就跟着老师去重複那些他们也不相信的东西;因为害怕被停止学习,所以青年人就去加入共青团,不管什么活动都要去参加,因为这是必须要做的。。。。在担心生活,地位和前途之外还有别的担心,于是人们就去开会,为每项决议投赞成票,或者至少保持沉默;恐惧使得人们做出形形色色的,使人蒙受羞辱的自我批评和忏悔举动,同时人们也就用不诚实去填充那众多的,水平不断降低的调查问卷;因为害怕有人会告密人们学会了不对公众,甚至对周围亲朋好友也不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
 
 大家不妨看看:这,不就是今日中国的写照吗?今天的中国,跟1975年的捷克,竟然还是一模一样,真是要令人感叹,时代真的有进步了吗?我想很多认为有进步的人其实是搞混了概念。有的时候,时代并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变化。我们要非常小心地去分析,去区别进步,退步还是变型。从极权主义发展到后极权主义,发生的就是这样的变化。因此哈维尔针对捷克人的政治冷漠和顺从的现象指出:“今天,压迫采取了更为巧妙,有所选择的方式。。。当局对公众的主要压迫已经转移到生存压制的范畴了。”
 
在这裡,他看到了政治压迫逐渐软化变型,转为生存压制的一面。不过,如果他有机会深入了解今天的中国的社会现实,他也许更加叹为观止,因为中国的后极权主义,在威胁这种新型压制之外,还推陈出新,发展出了新的压迫方式,那就是利诱。
 
所谓利诱就是说:他们不是剥夺你现在所有的东西,而是告诉你,如果你试图反抗,你就会无法得到更多的东西;或者说如果你能够配合当局,无论是说谎还是保持沉默,你就能进一步得到更多的好处。这样的压制方式深入人性的复杂层面,试图以更加细微的方式影响人的选择。他们知道,有的时候直接的打击和压制,反倒激起有自尊心的民众的方桉甚至反抗,而许诺一个更好的物质生活,却可以摧毁很多人的意志。
 
这就是哈维尔描述的那种种离奇的社会现象产生的原因。恐惧,有的时候不是因为现实的可怕,而是出于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的担忧。恐惧的基础有的时候是明确的的,有的时候则是因为不明确而恐惧。而后极权主义比极权主义更为阴险的是:他们要製造的,往往是后者的恐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