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共原总书记胡耀邦(王丹)

2013-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网络资料)
图片: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网络资料)

4月15日,是中共原总书记胡耀邦逝世24周年。

在我的记忆中,胡耀邦主政的八十年代,是中国当代政治史上政治气氛最宽松,人民心情最舒畅,政府满意度最高,文化生活最活跃的时代,同样,也是全民理想主义高涨的时代。一个时代的面貌,往往也是主导这个时代的领导人的性格的反映:有毛泽东的残暴,就有“文革”时代的荒谬;有勃烈日涅夫的昏庸,就有苏联七十年代的沉闷;同样,有胡耀邦的理想主义的人格,就有八十年代中国理想主义的勃发。

我们平时看惯了中共领导人那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衣冠形象,那种动不动就皱起眉头,充满敌意的目光。而胡耀邦是个例外,他的活跃,他的不墨守成规,他的随性的言论,曾经让党内外对他议论纷纷,甚至说他“不稳重”。但是,正是这种政治上的“天真”,这种“没有心计”,使得胡耀邦成了少数让人民感到亲近的中共政治人物。这也是为什么一九八九年他的猝然去世,引起全国震动,引发学生运动的原因之一。在这个意义上讲,与其说胡耀邦是个政治家,不如说他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格者。

正是这样的人格,符合了时代的特性,符合了民间的需求,才使得胡耀邦的去世与人民对民主的愿望产生了共鸣。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十万大学生提前进入天安门广场,在人民大会堂外主动参加胡耀邦的追悼仪式;这既是对一个被我们认为是党内的民主派领袖的人的敬意,更是对胡耀邦的理想主义能够化为现实的期待与呐喊。对于一个政治人物来说,即使是逝世,也能推动历史的车轮,这种荣誉是无与伦比的。当年那些在1987年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中围剿胡耀邦,一心拉他下台的人,后来也逐渐凋零,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的过世,引起过象1989年这样的巨大反响。他们在1987年赢了那场“宫廷政变”,但是在1989年输给了胡耀邦。

今天我们说“八九一代”,这个定义是与胡耀邦分不开的。因为正是他的去世引发了培养出八九一代的学生运动和民主运动,也使得我们这一代人开始脱离对当局的心理依赖,认识到公民以及公民社会的重要意义。

今天纪念胡耀邦,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首先纪念的就是胡耀邦的理想主义人格。今天的中国有太多的现实主义者,有足够的城府深沉的聪明者,但是我们太缺少理想主义,太缺少人格者了。但愿胡耀邦这个名字能够唤醒我们内心深处的感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