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80个问题(王丹)

2015-05-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最近我在赶写一本新书,题目暂订为《关于中国的80个问题》。想写这本书,一半是被一些西方和台湾的学者气的,一半是为了关心中国发展的青年学生。

先说学者的部分。这些年来,无论是西方一些国家的经济学家,还是台湾的一些所谓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无时无刻不在给外界灌输一幅中国盛世的图景。这个图景看起来光辉璀璨,什麽“经济长期快速增长”啊,“全球经济的带头羊”啊,“世界的制造工厂啊”等等。锦上添花从来都是一些知识份子的吃饭伎俩,这些学者,其中还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以及台湾的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可以说是把这样的伎俩发挥到淋漓尽致。

我们当然不能说这些学者说的都是错的,实际上,他们说的大部份都对,各种数据也支持了他们的观点。但是,他们的问题在於,他们对於中国的发展只说了一半,而绝口不提另一半;他们只谈发展和繁荣,但是回避劳工权益的受损;他们赞叹建设的速度,但是不愿意提及各类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员伤亡;他们看到了共产党的经济成绩,但是对於共产党政治统治的斑斑劣迹,却完全假装看不到。他们描述的中国都对,但是他们的描述本身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只说了一半。最近,旅居美国的中国律师滕彪在英国发表演讲,指斥部分西方学者为了获得签证进入中国进行田野调查,进行自我审查。他说得一点不错,完全揭露了这些所谓学者的“学术成就”的虚伪。而我要谈的关於中国的80个问题,就是要把他们“自我审查”而不敢说的那些中国的另外一些东西说出来。

再来就是学生的部分。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开始对中国问题产生兴趣,毕竟中国离大家是越来越近了,想不关心都不可能了。但是我深切地感到,过去,我们在大学的课堂上,在媒体的讨论中,关於中国问题,实在是过於视野狭窄。说到中国,不是讨论习近平的太子党与团派的关系,就是经济增长的“新常态”会不会带来新的中国奇迹等等。

现在关於中国的讨论,基本上只从两个角度切入:政治和经济。我认为是认识中国最大的误区。为甚麽这麽说呢?因为中国或许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但是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在中国的社会中,政治和经济都是扭曲发展的,如果我们只看到了政治和经济的层面,而忽略了集体心态,道德水准,独生子女一代的心理素质,关於国家暴力的历史记忆,以及全国性蔓延的谎言现象,你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国。你就会只看到中国的表面,而且看得远山雾罩,不明所以。而我要谈的关於中国的80个问题,就是希望在政治和经济之外,让大家能够从更多的角度──例如文化,道德,国民性,家庭关系,历史记忆等等──切入,来观察和分析中国。这样的中国,才是完整的中国。而只有完整的中国,才可能是真实的中国。

我必须承认,深刻认识中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的发展实在是太特殊,太复杂了。所谓“中国特色”的概念虽然是中共提出的,但是我是同意的。我不敢说我提出和解答的80个问题,一定就是关於中国的全部图景,但是,我的目的,就是在现有的关於中国的论述之外,告诉大家关於中国的更多的事情。

我知道会有人说我对中共只有批判,因此是“激进”或者“不理智”。但是我看不起这样的说法,因为,知识份子的使命就是对国家和社会提出批判。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忘掉

newyork


王丹还披露二十几年前的学潮有篡权之嫌,学生高层领导利益面前互不相让,困难面前为自己前程赌尽学生利益。流亡海外仍不忘在外国政府面前争夺宠幸。在近年中国快速发展的今天,王丹、乌尔凯西越来越感觉到罪恶的降临。

2015-05-15 09:5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