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80個問題(王丹)


2015-05-05
Share
wd.jpg 圖片:王丹 (網絡資料)

最近我在趕寫一本新書,題目暫訂爲《關於中國的80個問題》。想寫這本書,一半是被一些西方和臺灣的學者氣的,一半是爲了關心中國發展的青年學生。

先說學者的部分。這些年來,無論是西方一些國家的經濟學家,還是臺灣的一些所謂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無時無刻不在給外界灌輸一幅中國盛世的圖景。這個圖景看起來光輝璀璨,什麼“經濟長期快速增長”啊,“全球經濟的帶頭羊”啊,“世界的製造工廠啊”等等。錦上添花從來都是一些知識份子的喫飯伎倆,這些學者,其中還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以及臺灣的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可以說是把這樣的伎倆發揮到淋漓盡致。

我們當然不能說這些學者說的都是錯的,實際上,他們說的大部份都對,各種數據也支持了他們的觀點。但是,他們的問題在於,他們對於中國的發展只說了一半,而絕口不提另一半;他們只談發展和繁榮,但是迴避勞工權益的受損;他們讚歎建設的速度,但是不願意提及各類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員傷亡;他們看到了共產黨的經濟成績,但是對於共產黨政治統治的斑斑劣跡,卻完全假裝看不到。他們描述的中國都對,但是他們的描述本身是錯誤的,因爲他們只說了一半。最近,旅居美國的中國律師滕彪在英國發表演講,指斥部分西方學者爲了獲得簽證進入中國進行田野調查,進行自我審查。他說得一點不錯,完全揭露了這些所謂學者的“學術成就”的虛僞。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80個問題,就是要把他們“自我審查”而不敢說的那些中國的另外一些東西說出來。

再來就是學生的部分。現在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開始對中國問題產生興趣,畢竟中國離大家是越來越近了,想不關心都不可能了。但是我深切地感到,過去,我們在大學的課堂上,在媒體的討論中,關於中國問題,實在是過於視野狹窄。說到中國,不是討論習近平的太子黨與團派的關係,就是經濟增長的“新常態”會不會帶來新的中國奇蹟等等。

現在關於中國的討論,基本上只從兩個角度切入:政治和經濟。我認爲是認識中國最大的誤區。爲甚麼這麼說呢?因爲中國或許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但是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在中國的社會中,政治和經濟都是扭曲發展的,如果我們只看到了政治和經濟的層面,而忽略了集體心態,道德水準,獨生子女一代的心理素質,關於國家暴力的歷史記憶,以及全國性蔓延的謊言現象,你就不可能真正瞭解中國。你就會只看到中國的表面,而且看得遠山霧罩,不明所以。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80個問題,就是希望在政治和經濟之外,讓大家能夠從更多的角度──例如文化,道德,國民性,家庭關係,歷史記憶等等──切入,來觀察和分析中國。這樣的中國,纔是完整的中國。而只有完整的中國,纔可能是真實的中國。

我必須承認,深刻認識中國,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爲中國的發展實在是太特殊,太複雜了。所謂“中國特色”的概念雖然是中共提出的,但是我是同意的。我不敢說我提出和解答的80個問題,一定就是關於中國的全部圖景,但是,我的目的,就是在現有的關於中國的論述之外,告訴大家關於中國的更多的事情。

我知道會有人說我對中共只有批判,因此是“激進”或者“不理智”。但是我看不起這樣的說法,因爲,知識份子的使命就是對國家和社會提出批判。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