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三个似是而非的现象(2)(王丹)

2016-05-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南海西门。(法新社资料)
图片:中南海西门。(法新社资料)

各位听众信箱的朋友,今天我们继续跟大家讨论,关于中国,存在哪些似是而非的现象这个问题。

我们知道,关于中国,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现象;表面上看似乎的确如此,但是如果细緻分析的话,就会发现,情况其实複杂的多。上一次我举了“中国人对政治冷漠”的观点作为例子。我要举的第二个例子就是:“中国人对现政权大多持支持立场”。

这也是很多国外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很多的台湾人和香港人对于中国固有的认识。我必须指出,这是错误的成见,事实并非如此。我要从两个方面论证我的看法:1. 中国人对政府真的支持吗?2.如果中国人对现政权的立场不是“支持”,那到底是什么?

关于第一个方面,首先我要说的是,外界有“中国人对现政权普遍支持”的认知,其实是缺乏可靠的证据的。通常来说,选举是检验政府是否获得支持的基本判断标准,而中国根本没有真正的选举,你又怎么知道人民对政府是否支持呢?要知道,没有反抗,并不代表支持。还有一个判断标准就是民调,可是在一个言论自由匮乏,人民动辄因言获罪,政治禁忌极多的国家,怎么可能有真正的民调呢?有多少受访者即使内心不支持当局,敢于公开说出来的?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没有证据的论断。

其次,如果说表面上看,一个国家的人民对政府普遍持支持态度,那么我们就要分析,这样的支持是怎样来的?我不排除在中国,确实有部分的民众是真心的支持中共;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很多的所谓“支持“,并非真正的支持。例如,有一部分的不满是被国家以暴力的方式,製造恐惧的方式压制住了,那些不支持的声音不是被消音了,就是被掩盖了,我们其实根本不知道不支持的比例是多少;例如,执政党用利益收买的方式,诱惑和吸引社会精英支持现政府,但是这样的支持,仅仅是出于对利益的追逐,并不是真正的忠诚的支持;再例如,当局在经济发展上适度开放,使得人民具有了一定的消费的自由,这样的自由转移了很多的不满。但是,经济发展都是有週期性的,当经济发展开始滑坡或者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原本被转移走的不满,是很有可能重新转移回来的。

最后,很多人对现政权即使存在不满,但是如果他看不到希望,如果他觉得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取代现政权,他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转而支持现政权。这就是所谓的“犬儒主义”。但是对于任何政权来说,犬儒主义者的支持,其实是最不可靠的,因为他们的支持来自于无奈和计算,而不是内心的拥护。他们,只不过是牆头草而已。

因此我认为,所谓“中国人普遍支持中共”的认知,其实是非常经不起推敲的。我们在表面上看到的支持,只要认真分析,你就会发现,那其实并不是支持。那么那是什么呢?其实早在1970年代,捷克异议领袖哈维尔在他的《致捷克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一文中,对此就曾有过精辟而具有远见的判断。他告诉捷共的领导人说:所有那些你以为的对你们的支持,其实只是服从而已。

那是服从,并不是支持。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这个道理,不仅适用1970年代的捷克,也适用当今的中国。因为这个道理从根本上讲,适用所有威权和极权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中,政府并没有得到人民真心的拥护和支持,那些表象上的拥护和支持,要不然就是无奈的结果,要不然就是恐惧的结果,要不然就是欺骗的结果。因而都不是真实的。一旦这样的政权出现危机,所有这些支持都会烟消云散,昨天还貌似强大的政党和政权,今天就可能土崩瓦解。这样的历史,我们在90年代初的前苏联和东欧都已经看到了。

其实,这样的似是而非的现象还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人已经澹忘了六四”。对于这个问题的分析,我们放到下次专栏来进行。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