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方励之(五)(王丹)

继续回忆方励之老师,这也是我这几次系列回忆的最后一篇了。
2012-05-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方老师去世以后,外界有一些声音,似乎认为他离国之后,远离民运,埋头自己的教学与研究工作。这种评论也对也不对。对,是因为方励之老师作为国际着名的天体物理学家,其科研和教学活动非常忙碌。并不仅保持每年发表若干篇学术论文的研究进度,还热情投入培养下一代中国天体物理学者的工作,与国内学术界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係。这些活动当然佔据了他不少时间,使得他无暇参与过多的民运工作。我曾经问他为什麽选择住在交通极为不方便的图桑(Tucson),他说因为他所在的亚利桑那大学有非常好的天象观测条件以及一个极为完备的天文台,这对他来说提供了科研工作的极大诱惑力。可见,他确实是把海外生活的重心放在本职工作上。

但是,我了解的方老师,其实从来没有放弃对于中国民主化发展的热情和对中国现实社会发展的关注。尤其令他挂念的是人权议题,这也是他八十年代提出来的普世价值。除了曾经长期担任总部设在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的两位执行主席(另一位是美国兰登书屋创办人伯恩斯坦先生)之外,对于海外针对中国人权状况所展开的呼吁,他也热心参与。

我最后一次见到方励之老师,是2007年6月28日-30日,在洛杉矶召开纪念反右运动五十週年研讨会。方老师和李老师从图桑赶来参加。我到会议前我专门到与会者下榻的旅馆接了他们夫妇出来去吃饭。6月30日下午的会议是重头戏,方老师的发言论及1957年前后世界上的共产主义思潮发展,旁徵博引,语调铿镪,造成了会议的一个高潮,很多人不禁站起来拥挤到前面,就是为了更清楚地听到他的演讲。那时候我坐在台下,心裡很感慨,因为发现方老师的风采丝毫不逊于八十年代末期在中国,而我自己转眼都从大一学生变成博士生了。那天晚上我住在饭店,跟方老师,李老师和北京来的高瑜,以及住在洛杉矶的吴仁华等聊了很多。

然而,随后我就陆续听到了一些不幸的消息,包括方老师次子方克不幸车祸遇难,包括方老师自己也罹患山谷热而一度几乎病危等。打电话去问候,方老师确是语调平静,完全感觉不到命运对他的打击。倒是李老师,会偷偷跟我抱怨,说方老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大病一场之后还是急着去上课,还是很早起床等等。坦率讲,我虽然也曾经恳求李老师不要让方老师再去上课了,我也曾经建议他们乾脆到意大利海边去疗养半年,但是内心中,我完全没有想到过方老师真的会离开我们。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他一直一直是那麽的强大,那麽的乐观。

即使是现在,我还是几乎不能相信,那样的一个方老师,竟然也会走了。


评论 (1)
Share

一凡

美国德州

与方励之先生对真理的坚持相比,柴玲最近所谓的宽恕之言实在是错得太离谱,连最起码的是非都分不清了。可悲!从六四到现在,她的思维就没有清楚过。希望她能静静反思,找到自己确实想要的东西,那末还有救。否则她还会做错事说错话。

2012-06-07 22:5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