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网聚问答(王丹)

2013-06-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各位听众朋友:继续跟大家分享一些在我的脸书上进行的“六四”网聚的问答内容:


问:请问你的判断, 民主中国会在什么情况下出现,中共倒台后/ 亦或是中共和平民主化?

答:矛盾积聚到临界点的时候。


问:王老师,我很想知道在你刚刚离开天安门,也就是六四之后,你觉得中国的政治会怎样,有没有想到会是今天这样:也就是发展经济不谈政治改革?你觉得中国将来会怎么改革?当初没想到中国变成今天这样。中国的将来吗?我恐怕已经不是改革的问题,而是革命的问题了。

答:1. 根本原因,是中共不会使用现代社会的方式对付人民的抗议,他们迷信暴力可以解决一切;2. 大陆的革命一定会以社会运动的方式爆发。


问:王丹老师,据你的观察,现今中国大学生的独立批判思考,较之八九年之时的大学生,是否因政治幻灭,而转向虚无与物质?六四的血脉与精神仍有可能大规模的在中国再现吗?

答:我还是看好90后,我坚信中国会在他们手里改变。你要问为什么吗?因为我每天都跟他们接触。


问:现在中共封锁网络,阻碍了现代文明在中国的传播。您认为怎样才能更好的应对中共这种结合了几千年封建统治经验的维稳手段?

答:防抗,用各种方式防抗。而不是仅仅坐在这里抱怨,咒骂和牢骚。

答:您觉得,25年后的今天,中国因为当年的六四,改变了什么?

A中国人变得不再愿意拿这个国家当作自己的国家了,很多人集体放弃了。


问:其实我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
1. 就是平反六四会否成为另一班独裁者的工具? 2. 我相反现在回答是言之尚早,就是假如六四真是完全平反了,中国有了真正的自由及民主啦大家将会如何看待六四? ?

答:还没有平反,是否会被利用,谁也不知道。说知道的,一定是骗你的。


问:有人说过:极权政权的最后武器,是「爱国」,王丹老师有何看法?

答:我觉得还有一个武器大家呀警惕,这个最的武器,就是分化。这是中共惯用的招数,那就是在地方的阵营中制造一个貌似更为激进,或者更加坚定的分流,然后指示这个分流去攻击主流,造成对方阵营的内讧,从而达到削弱对方力量的目的。


问:王丹先生你好,我有一个问题一直迷惑不解:作为法轮功的视角,他们认为中国的不尽人意的现状全部都是中共的错;而作为《来生不做中国人》的视角,这些不幸都来源于中国人自身的劣根性。那么身为一名中国人,该如何理性地看待中共与中国的关系?并如何处理?是一味反共,还是觉得自己反正身为支那猪自暴自弃算了

答:首先,我不同意你用“支那猪”这样的词汇讨论问题,这是歧视和羞辱性的词汇,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其次,我觉得对于人民来说,当我们已经认清了当权者的本质之后,反省自己就变得很重要。这个反省,也包括看看我们自己是不是尽力去做过。有的时候,往往是我们人民的放弃,让专制者得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