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一位听众关于六四问题的来信(王丹)

各位听众:每周,我都会收到一些听众来信,有的是提出问题,但是有的,也是提出自己的看法。在这些来信中,有一些朋友的看法,我觉得非常精彩,值得推荐给大家。下面的一封来信,就是一例。我已经征得作者同意,公开在这里,工大家在思考中国问题的时候参考。
2011-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丹先生:
 
去在香港,六四是一个绕不开的结,即使一些大陆学生可以选择闭目塞听,也没有人可以否认那些就在校园内举行的罢免公投、就在校园里摆放的女神像、就在校园路上刷的标语所带来的冲击和震荡,反思与自审。
 
我不是一个激进派,我不会义愤填膺的说要中共垮台,我也不会高呼“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我最多只会在维园默默地点起一支烛光;我也不保守,我不会和香港的朋友仅仅吃喝玩乐但独独不谈国事,也不会在课堂讨论时忽然冒出一句“我来自社会主义国家”或者质问老师“你怎麽能说共产党做错?”我最多只会在他人大骂政府时选择沉默。
 
我相信意识形态的区分没有那麽大,我相信一些普世的价值应该得到认同与推广,比如民主,比如人权。我相信事实的力量胜于一切的雄辩。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因此一直以来对于六四的将来我并不悲观,人民所差的,只是事实。若所有中国人都知道那天广场上发生了什麽时,我并不认为还有需要再进一步解释谁对谁错。就像你说的,从长远来看,你们和中共谁胜谁负,还不好说。不是不好说,事实会说明一切。
 
但让我恐慌的是历史的湮没无痕——即使是历史专业课也绝口不提六四,书上只有短短语焉不详的几十个字;来了香港,再和大陆的好友聊起,所有人都对这个话题无比冷澹,莫不关心,让提起这个话题的我就好像张爱玲说的,赤着脚踏进冷水里——也许这离他们现在的生活实在太遥远了。更让我感到恐惧和痛心的是,大陆的年轻一代,甚至是和我同龄的一代已经完完全全不知道这件事了——如果是遗忘倒还好,提醒一下总是想的起来的。可怕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这麽一件事,平反又从何谈起?
 
遗忘甚至篡改历史,或许可以被原谅。遗忘毕竟还有被记起的可能,篡改的历史毕竟也可以反应一些历史事实。但是刻意湮没一段历史,对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来说,都是不能忍受的。
 
之前我一度曾怀疑维园烛光晚会的意义所在。因为看到那麽多参与者拿着手机、相机拍照留念,呼朋唤友,听着入口处一熘排开,各个单位在捐款箱边摆开大声公,大声广播鼓励入场群众捐款,那一刻我甚至有自己在参加一个集体行为艺术的错觉。
 
但是我想我只要在香港,每年64都还是会去的。不一定会跟着喊口号,不一定会大声唱歌,也不一定会专心听主席台上说了什麽,但是一定会出现在那个广场上,告诉别人,我还没有忘记。
 
祝: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我是一个老人,在我圈子里的老哥们谁都没有忘记六四,大家说:为何现在的贪腐泛滥,就是因为六四把国人的正气压下去了!使得贪腐变本加厉成为一种国风。我们坚决要求给六四平反!人民才能出了这口恶气!

2011-07-08 07:26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