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为共产党着想令人吃惊(王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
2012-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傅高义长期钻研中国问题,其观点自有其独到之处,但是,也有一些观点在我来看是错误得离谱,充分反映出部分西方的中国研究学者的误区所在。

傅高义的观点中最为我所不能同意的是,针对邓小平做出开枪镇压民运的决策,傅高义充满同情和理解,他认为“如果换位思考,着眼中国的统一和中共统治基础,当时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现在看来,做出这样的判断可能是对的,尤其是对当时的中国而言。”

我认为,这个定论有悖於基本事实,是一厢情愿地为共产党着想的判断。

1989年数千名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引发全国性的民主运动,难道,当时的执政当局除了开枪镇压,真的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当然不是!

首先,学生提出打倒官倒,铲除腐败,这是正当合理的要求;学生绝食,占领广场,所提的要求无非两条:一是与政府对话;二是修改“四二六”社论。这根本不是什麽政府做不到的事情。如果当局宣布接受学生的两个条件,学生自然没有理由继续绝食,事态也就会平息,这难道不是解决问题的选项之一吗?这难道不是“更好的办法”吗?

也许傅教授认为,中共不可能做出让步,所以这不是现实的选项。但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实际上已经准备采取缓和的方式,部分接受学生的要求了,所以,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後来邓小平,李鹏发动政变,迫使赵紫阳下台,这个可能性才破灭的。

显然,事情并不是傅教授说的“当时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事实是,更好的办法被拒绝了,因此才导致了最後的悲剧。而这个拒绝者,就是傅教授充满尊敬的邓小平本人。傅高义的看法,是颠倒是非的看法。

傅高义对邓小平的评价,其实反映了部分西方中国问题专家的误区。他们不是站在是非曲直的立场上,不是以普世价值为判断的思想基础;相反,他们其实内心中,是站在一党专制的执政者的立场上,为对方着想。傅教授所说的“换位思考”,就是很直接的表达。这是令我非常吃惊的。

我在哈佛念书的时候,与傅高义教授有过很多接触。这一次他撰写《邓小平》,也曾经专门找过我进行采访。说起来我应当叫他老师。但是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因此,我不能不公开质疑傅高义教授的治学立场:

如果“着眼於中国的统一和中共统治基础”,开枪镇压就是正确的决策的话,那麽,我们还有什麽理由谴责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呢?希特勒也说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德国的崛起。更重要的是,我很想问问傅教授:作为一个西方的学者,是什麽使得你做判断的时候,不去着眼人的生命的价值,反而去着眼极权者的统治基础的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