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如何面对奥兰多惨案(王丹)

2016-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12日发生枪击事件(AFP)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12日发生枪击事件(AFP)

各位听众朋友:

号称美国史上最大的枪击桉的奥兰多惨案,造成上百人伤亡,而且涉及恐怖主义,同性恋,反社会人格等等重大议题,自然引起美国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讨论。正是在这样的面对社会危机的时刻,各种观点的交集才更能反映出一个社会的基础是否牢固。

社会心理学家理查。弗里德曼在19日的《纽约时报》上撰文呼吁,在悼念死难者同时,社会也应当关心那些幸存者,关心他们在遭逢巨大灾难的时候难免会产生的创伤心理症状。他反对过去的那种鼓励幸存者通过公开讨论灾难细节来释放心中的创伤的做法,他主张应当让幸存者们在强大的心理支撑下──例如由家人或者好友陪同──回到灾难现场,他们不需要讲述当初的灾难细节,他们只是需要静静地坐在那裡,亲眼看到危险已经过去,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摆脱内心的恐惧,重新回到生活中。因此,他也建议出事情的那家酒吧-Pulse-应当重新开张,因为这样的动作具有疗伤的功能。

另外一个讨论重点,当然就是媒体应当扮演的角色。在奥兰多惨案发生的时刻,那名杀手在大约持续了三个小时的屠杀中,曾经短暂停止过一段时间,是为了打开手机,看脸书上已经出现的对这件事的报道。这充分说明了媒体在公共凶杀案中的被利用的处境。虽然媒体的使命就是报道新闻事件,但是很多专家都已经指出,媒体对枪手进行的屠杀所做的钜细靡遗,铺天盖地的报道,其结果很可能是促生了更多的杀人凶手。学过犯罪心理学的人大概都知道,有些具备反社会性格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默默无闻但又渴望成名,而当他们看到一个杀手在全国的报纸上被详细讨论的时候,他们多少会受到启发,发现这是可以让他们自己也能一举成名的捷径。有专家曾经做过研究,在哥伦比亚枪击桉发生之后不久,又出现了一系列类似的枪击桉,但是当“九一一”事件发生之后,这些学校的枪击案突然显着下降,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所有的媒体版面都被“九一一”事件佔据了,枪击案基本上不会被登上全国性的媒体,想成名的潜在凶手显然也知道这样的状况。因此,媒体的不节制本身,可能就是社会在减少公共凶手事件的时候,要去特别处理的问题。《洛杉矶时报》在奥兰多惨案之后就曾经发文呼吁,媒体当然应当报道惨案,但是重点不应当放在凶手身上,让凶手一夜成名;重点应当放在受害者身上,关心他们的处境。这样的报道方式,或许可以用来平衡媒体的报道责任和报道所产生的负面影响。CNN主播在报道奥兰多惨案的时候,一一念出了49位受害者的名字,但是完全没有提到凶手的名字,也不播出凶手的照片,就是这样的尝试。

每个社会都会遇到很多类似公共杀人这样的危机,它们不会消失,而我们要思考的,就是怎样尽量减少和正确面对这样的悲剧。台湾发生郑捷在捷运上杀人的事件的时候,连续三四天,台湾几乎所有媒体都集中进行大面积报道,使得郑捷成为头版封面人物。我没有证据,但是我会猜测,恐怕郑捷内心难免会有一点小小的得意和虚荣心的满足。在某些具有同样反社会人格的人的心中,郑捷的出现,会使得它们受到啓发和鼓舞。更重要的是,事情已经过去这麽久了,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受害者的名字呢?媒体还有在追踪这些受害者和幸存者们的故事吗?没有!整起案件,现在只留下了一个名字,那就是郑捷。这,才是悲剧。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