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位留學生的對話(王丹)


2018-07-06
Share
王丹.png 前天安門學運領袖王丹(夏小華拍攝)
Photo: RFA

中國的90後是一個與前幾個時代完全不同的羣體,他們不是沒有內心的是非標準,但是他們也缺乏理想主義所需要的勇氣;他們嚮往自由,但是對民主充滿懷疑;他們不相信共產黨,但是也不相信別的政治力量。這個世代註定要改變中國,但是會把中國改變成什麼樣子,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們至少要嘗試去了解,去溝通,去知道他們在思考什麼,在困惑什麼,在質疑什麼,這,就是“對話”的意義。以下,就是我跟一箇中國留學生(讓我們稱呼他爲A)的網路對話,經過對方允許,引用部分內容,供大家參考:

A:王老師,我其實之前一直都覺得您是賣國賊,中年憤青,原因還是之前信息不對稱。其實要說洗腦有多厲害,我就客觀地跟你講,信息是很不對稱,但是獲取信息的方法總是有的,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心思去研究。現在我雖然不覺得您是賣國賊,中年憤青,也還是不贊同您的一些觀點,請您理解,畢竟我們年紀不一樣了;要說現在,我其實非常理解您,您現在在我看來和當年旅外的戊戌一行人極其相似,都被罵反賊,還有家不能回,所以我非常理解

王丹:哈哈,賣國賊?

A:您別笑,我以前真的是這麼想的。

王丹:只有當權派才能賣國這個道理不難懂吧?

A:要說我這一代人知道六四的,應該已經算是不少了,但是真正有興趣研究的還是寥寥無幾對於愚昧的民衆來說,知道或是不知道都無所謂。因爲也不會產生什麼思想的浪花。

王丹:真的沒有關係。一代有一代人的故事。與其聽我們的故事,然後看不起我們,還不如說好你們的故事,讓我們對你們豎起大拇指。

A:我現在非常理解你們當年的做法,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當年大家都沒什麼鬥爭經驗,容易被老油條利用,畢竟在中國,傳統的西方式鬥爭是行不通的。

王丹:我們做過了,努力過了,也爲這個國家付出過了。這就已經不錯了。希望年輕人除了批判上一代之外,也能爲國家做一點事,我就知足了。希望下一次你們做得比我們好。成天檢討我們,對你們也沒有什麼意義。想想你們能做什麼不是更實際嗎?

A:20年內,如果中國社會矛盾沒有激化,大部分人還是一昧的賺錢,那做事兒啥的也只是空談,但是現在年輕人中的左派是非常多的,畢竟階級越來越固化了老師你知道現在的中國年輕人有什麼想法嗎,他們都有超人的夢覺得自己可以飛黃騰達,做人上人。

王丹:還沒有做先說做不了,這是逃避哦。

A:大部分年輕人的想法不是要實現平等,而是想要壓人一頭。

王丹:你管別人幹什麼?做好你自己,讓你自己編號就好了。

A:話是這麼說,但是我還是想做點事情的,如果大家都是這樣,那我做事情不也沒有價值了麼?

王丹:所以你是爲別人活嗎?

A:不等到大家看到赤裸裸的階級壁壘和自身侷限的時候,大家是不會覺悟的。

王丹:能不能做成和要不要做,是兩回事。現在你是以前者爲前提來思考要不要做後者,你覺得這樣對嗎?

A:其實是不能,所以我現在覺得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學習,爭取當個老師,能教出真正有獨立人格和思想的學生。中國人的命運得從人民的思想覺悟開始。我覺得在這個國家,做一個客觀的人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當然我個人覺得在國外也沒有特別客觀的人,但是我們國家的人最不擅長的事情就是站在對方的政治立場上思考問題。

王丹:當老師很好。這就是從個人做起。我覺得我們不要管別人怎麼樣,我們要努力讓自己與別人不一樣,這樣的人生纔有意義。

A:希望王老師有一天能回北京來看看回來的時候記得多帶幾個口罩。

王丹:哈哈,我也希望。加油!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