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民主的探讨和64事件再反省---答两位FACEBOOK网友问

Hi 王丹, 早就知道你的大名,在facebook相遇,不胜荣幸,冒昧给你写封邮件:)其实就是一个问题,你觉得中国这样的一个国家怎么才能真正人人平等呢,其实国内很多年轻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2010-07-08
Share

人人都想当官,当官就为发财,这样根深蒂固的思想意识,是否能通过vote实现当官只为公仆呢?

希望得到你的回复。

谢谢

王丹回复:


坦率讲,我不认为人人平等在现实中可以完全实现。但是民主并没有许诺百分之百的平等,民主许诺的,是不平等的现象有被矫正的机制。我们不否认不平等的存在,但是在不民主的地方,因为缺乏正义,不平等被当作正常的事情,这是我们不能允许的,也是我们追求民主的原因。

另外,人性中确实有当官为了发财这样的成分在。这样“根深蒂固的思想意识”,恰恰是要通过Vote来解决。因为,如果有公开透明,定期进行的选举,那么,那些当官只是为了发财的人,更有可能在言论自由的保障下,在下次的选举中落选。如果当官就能发财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为了发财而去当官的人就会减少。这样的思想意识也才能改变。同时,在宪政制度的设计上,尽量约束,限制官员的权利,也可以有效减少当官发财的思想意识。总之,人性是一定有黑暗面的,因此要靠制度来抑制。而Vote,就是这样的制度之一。


王丹:
首先感谢国外同胞们的努力,翻墙软件在大陆已经相当普遍。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个激进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个愤青。但随着我认识的广度增加,我现在动摇了。你们的工作完全没有任何计划和目标。你们做的对于64事件的再反省和宣传,基本是对于组织的指责——而且是过去的指责。这些行为在外届人看来更似是你们内部的追悼会,并且这种行为很难让其他没有亲身经历过64的人产生情感认同。你们的活动看上去似乎更多的是用来宣泄,而不是促进民主化建设。

上面是个人的一些浅见,本人希望王丹先生可以解答几个问题:1、你们果真还有当年的志气吗?你还是facebook上面所写的“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吗?2、你们有一些具有真实影响性的计划吗?还是依然继续那些小型追悼会?3、你们有实质性的行动吗?至少,你本人有在这方面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努力吗?
 
最后留言几句,80后的人正在老去,他们是最后了解这些事并且有可能为之行动的人。然而当这些人步进社会和组织家庭后,这些事都将成为过去。你们应该对此了解最深刻的了。假如希望已经微乎其微,劝言与其让社会不得安宁,不如让它们埋进历史。

王丹回复:

首先谢谢你的意见。尤其是关于六四反思的部分,我更加同意。我也认为这样的反思应当是建设性的,而不是情绪性的,更不应是用来相互指责。不过我本人只是当事人之一,我只能尽量从我自己做起,这一点请你理解。

回答你的问题:1.我的Facebook上写的“一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是去年写下的,所以当然是现在的想法。我所说的理想主义,具体指的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2.你说到影响力,这一点我恐怕无法给你满意的答案,因为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我深深知道,所谓影响力,是时间逐渐积累起来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你想象的影响力是即时性的,那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力量。但是我相信,我们今天的努力,是有意义的。那种影响,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3.实质性的努力吗?这要看你说的“实质”是什么定义。我个人比较满意的,就是至少20年来,我致力于让六四不要成为被人遗忘的历史,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放弃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10-07-08 05:34

中国人没有忘记64,只是在大陆这是个禁忌话题而已。什么时候会发生质的变化,很难说。但是如果中国人都像鸵鸟那样生活,那,这个质的变化将永远不会到来。

匿名 说:
2010-07-17 19:44

吾儿开希和柴玲这2个喜剧啊,唉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