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从并不必然代表支持--重读哈维尔《无权力者的权力》有感 (王丹)

各位听众:前捷克总统哈维尔去世以后,我又重新开始翻阅他那本《无权力者的权力》。我手边有的是台湾左岸出版社2003年的版本,这是张勇进等人集体翻译的版本。如果有人让我推荐哈维尔的一本代表性的着作,我想我就会推荐这一本。
2012-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本书中,开篇就是《致总统胡萨克博士的公开信》。而这一篇,也是我认为全书中最为精彩的部分,也最能代表哈维尔对所谓“后极权社会” 的深刻分析。这样的分析,拿来对比今天的中国,你会很有同感并有所收穫,因为我们面对的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后极权社会”,这就是今天,我们来重新阅读哈维尔的意义所在。回顾思想史,你不能不承认,真正的大思想家,就是可以在身后,也能为未来的现实提供意见的那种人。

一九七五年四月,哈维尔致信给当时担任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一书记的古斯塔夫。胡萨克,这是他一九六九年被列入黑名单后的第一份公开声明。从此,哈维尔浮出水面,开始公开而坚定地站到了反抗后极权主义,争取言论自由,争取人权,履行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应对社会尽到的义务的最前线,这也是他赢得全世界敬重,成为思想伟人的开始。

在《致总统胡萨克博士的公开信》中,哈维尔列举了社会上一些表面上的和稳定象以及人民对政府的顺从,他形容说:“对于政府要求人民所做的任何事情中,你都找不到任何迹象,表明人们还存在有什麽不同的看法”。表面上看来,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

然而,在一个后极权的社会中,表面的顺从能够证明人民对于政府的支持吗?我认为答桉是否定。因为虽然表面上看,社会上公开的不满的声音不多,但这通常有三种原因的複合结果:第一,可能有部分的人民,对于政府的统治确实感到基本满意;第二,也可能人民内心充满不满,但是不敢表达,也就是说,这种表面上的顺从其实是建立在恐惧的基础上的;第三,也有可能是人民的无奈,以及由无奈而引致的冷漠,才使得大家不愿意去表达不满。综合起来看,一个社会没有公开的不满的声音,并不必然代表这个社会的稳定和谐。在我看来,在某些特定的制度环境下,还恰恰相反:不满的声音越少,社会的危机其实越深刻。

正是因为如此,尽管有表面上的统治基础的稳定牢固,哈维尔仍然向当权者提出一个问题:“人们还是会十分郑重地问道,你们赢得了公众的支持吗?你们巩固了国家团结的局面吗?”这是一个振聋发聩的提问,哈维尔要告诉共产党的统治者:顺从并不必然代表支持。真正的合法政权应当得到人民的支持,而不是人民的顺从。我想,这样的卓见不仅仅是讲给捷克的当权者听的,所有威权和极权的社会都应当思考这样的提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