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对中国新闻自由的贡献(王丹)

各位听众: 前几天,我与几个学新闻专业的大陆学生聊天,问起他们是否知道,中国新闻界有一位前辈,曾经在八十年代被称为“青天”,他的名字叫刘宾雁。所有的陆生都摇头,我也跟着摇头。我摇头,是因为我觉得作为新闻专业的学生,不知道刘宾雁这样一个精彩的人物太可惜了。
2012-08-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6年9月2日,刘宾雁在接受《深圳青年报》记者採访时的时候就开始呼吁政治改革,他说:“政治体制不改革,中国走上老路的可能性是永远存在的。”而对于政治改革的内容,他提出了“自由”的概念,认为:“共产党不是要解放全人类吗?解放是什麽?解放就是要让大家得到自由嘛。”

刘宾雁特别谈到自己这种思想的渊源,他说,:“千千万万的人,包括我个人在内,都是在自由和幸福的感召下参加共产党革命的,很多人牺牲就牺牲在这个口号上。我们在日本统治时期,在天津唱的一首歌是《毛泽东之歌》,第一句是‘密云笼罩着海洋,海燕呼唤暴风雨’,这歌最后一句是‘建设一个自由幸福的新中国。但后来就不敢提自由和幸福了。”

对这一批人来说,到了晚年都有一个回顾的痛苦,就是发现自己的一生犯了很大的错误,这样的后悔促使他们积极推动民主化,他们希望能够让自己的一生完整。他们是一批理论工作者,因此是没有政治权利斗争这种动机的,从这个角度看,他们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是真的在争取一种理想的实现,虽然是很具有个人怀旧性质的理想主义。

作为着名记者,刘宾雁比较关切的是新闻自由这个部分。代表性的言论,是他1986年9月12日在《深圳青年报》编採人员座谈会上的讲话摘要。在这次会上,他强调新闻工作的独立性,他说:“新闻工作有它的特殊使命,它应该以它特殊的方式,来为社会作特殊的服务”。这裡的特殊,指的其实就是独立性,所以他接着说:“记者就是记者,官员就是官员。”几天以后,他在黑龙江省记协召开的一个新闻会上作了题为《我的新闻观》的讲话,开始明确提到报纸的党性与人民性的问题,他指出:“现在一谈就是党性,人民性,那报纸当时提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共产党呢,不但没有共产党有的地方连任何政党都没有,就有了报纸。有人民的地方几百年前就出现了报纸。可见报纸并不从来就是党报。”这样的言论当时确实算是大胆。

对于刘宾雁在八十年代的活动和言论的目的,他自己的夫子自道最为透彻,他说:“要是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我做的是什麽事情?我做的事情,应该说,就是不断地向中国社会发出信号,发出各种各样的信号,唤起社会,包括中国共产党的上层,注意中国面临的某种危机,或者某种潜在的危机。”

现在愿意这样给自己的定位的记者不是没有,但是太少了。这就是我觉得应当重提刘宾雁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