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转型正义问题(王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
2011-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个周末,我在纽约参加了一场“中国宪政转型与制度设计”学术研讨会。这次会上,很多人从台湾经验出发,谈到了中国的转型正义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结论是,过去六十年的教训,如果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毛泽东和四人帮,这是不正确的。

以刘少奇为例,因为被迫害而惨死,得到党内外,国内民众的广大同情,但是如果实事求是地追究党内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风气,刘少奇正是主要的推动者。他不仅是“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的倡议者,也是个人崇拜的积极鼓吹者。

一直到了1958年的庐山会议,在面对彭德怀,张闻天等中共元老被毛泽东无情打击的现实,刘少奇仍然坚决支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在批斗彭德怀的大会上,他就公开讲,说他就是搞个人崇拜的,还提出不但要继续搞毛主席的个人崇拜,还要搞林彪同志的,邓小平同志的个人崇拜,并说,连印度都在搞尼赫鲁的个人崇拜,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不搞毛主席的个人崇拜怎么行呢?

尽管最后他本人最后成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的最大的牺牲者,但是这并不应当抹杀一个历史事实,那就是他本人就是这种个人崇拜的始作俑者。如果没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的鼎力支持,毛泽东一个人不可能把中国带入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之中。

今天,如果只反思毛泽东的责任,而忽略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的责任,这样的历史就不是真实的历史,这样的虚假的历史也不可能提供任何有益的经验教训。

对于这样的反思,经济学家何清涟曾经提出一个概念---中共政治的“替罪羊”机制---进行分析。

她指出,在中共的历史上:“每一次政治斗争过后,新接任的领导人为了赋予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总是习惯性地将造成以往错误的责任推到某一个或几个失势的政治人物头上。”

她梳理了类似的历史:

“着名的中共十次‘错误路线’,每一次都是一个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下台,包括创始人陈独秀在内;

1958年‘大跃进’时期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惩罚批判;

‘文化大革命’当中,原国家主席刘少奇更是被毛当作‘17年错误路线’的代表和‘叛徒,内奸,工贼’,悲惨地庾死狱中;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共当局为了不动摇中共统治的合法性,让所谓‘四人帮’承担罪责,而‘文化大革命’的元凶首恶毛泽东却仍然被视为‘伟大领袖’;

1983年到1986年,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抛出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做‘替罪羊’,使胡郁郁而终;1989年‘六四事件’,接任胡耀邦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又成了‘替罪羊’。”

何清涟总结说:“可以说,‘替罪羊’机制成了共产党清洗自己的污水桶,每一次将罪错推到‘替罪羊’头上后,共产党又照样‘光荣伟大正确’下去。这种习惯性的宣传让中国人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所有的国家罪错只是政治领袖个人造成,而专制政治体制却永远被赞扬歌颂。”

何清涟的评论点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国家罪错”。国家暴力之后,国家却不用承担责任,这是国家暴力得到庇护的主要原因。今后如果我们要谈到中国的转型正义,就一定要追究“国家罪错”的问题,否则不会有正义可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