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抗议是进步的标志(王丹)

2016-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对于禁枪问题存在争议。(public domain)
美国对于禁枪问题存在争议。(public domain)

各位听众朋友:

最近美国爆发了一起引起社会关注的校园学生抗议的事件。

事情发生在奥斯汀的德克萨斯大学。起因是共和党佔据优势的德州议会,最近通过了一项新的法令,该法令结束了过去禁止枪支进入校园的规定,现在,在校园内持枪变成合法行为了。对此表示不满的学生认为,这项法令非常可笑,因为制定法令的目的,据说旨在通过让学生可以在校园内持有枪支以自我保护,但这其实根本起不到保护的作用,相反,只能使得枪支暴力行为更加容易发生,而学生的安全更加得不到保护。为了表达对这部法律的可笑性的嘲讽,抗议学生们没有採用传统的游行,静坐等方式,他们发挥的创意是:在校园内大量散发性爱玩具!因为德州还有一项法律规定,公开携带性爱玩具进入校园是违法的。学生们是要用违反一步法律的方式抗议另一部法律的实施。于是德州大学的学院裡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很多学生的书包上都挂着一个性爱玩具。

值得讚许的是,儘管德州法律禁止公开携带性爱玩具进入校园,但是面对学生们公然在校园内散发性爱玩具的做法,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并未採取强制取缔的行动,警方的理由是:他们是使用性爱玩具表达政治观点,因此这样的抗议方式虽然违反德州的法律,但是应被视为言论自由,受到联邦宪法的保护。

在号称是民主社会的台湾,很多大学的校方,以及社会主流舆论,对于校园内外的学生抗议活动和学生运动是持反对立场的。因此才有大学校长因为自本校学生谴责教育部长而代替他公开向社会道歉这样的事情。大部分的家长也都认同这样的观点,好像学生的职责就是好好唸好自己的书,不应当关心公共事务。我可以想像,要是在台湾的大学校园裡出现学生社团公开採取违法行为表达抗议的事情,一定会有不少卫道士跳出来指责学生。

这样的校方和家长们,应当读读美国Lewis&Clark大学校长Barry Glassner和西北大学校长Morton Schapiro联名在8月25日的《洛杉矶时报》上发表的文章,该文的题目开宗明义地表达了这两位校长的治校理念:《校园抗议是进步的标志》。他们在文中指出,今天美国的大学,已经是美国社会中最具有多元性的社区和机构,学生们在至少四年的校园生活中学习不分贫富,种族和性别的差异而共同生活,他们毕业之后将要融入社会,并把他们的校园生活经验带入社会,因此,校园内的活跃气氛和学生们对于正义的执着追求,是一个社会进步的表徵,对社会是有正面意义的。两位作者表示,作为大学校长,他们当然希望校方与学生之间能够和谐相处,双方相安无事,他们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办公室被学生佔领,但是他们同时也体认到,这一代学生面对的是一个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出现乱象的时代。在他们看来,这个时代未来将要出现的问题,需要现在这一代大学生去面对和解决,虽然现在他们还在象牙塔中,但是早一点开始学习如何争取一个更加公义的社会,是学校应当予以鼓励和引导的,那些为了正确的事情而去发起抗议的学生是应当受到尊敬的。

我不知道台湾的大学校长们看到美国的这两位大学校长的立场表态,会有什麽反响。在我看来,这两位校长代表的,才是真正的教育家的远见:他们在乎的不是自己的学校内的安宁,而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具备不具备改造和挽救社会的能力。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