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接近而疏远(王丹)

最近一个月,台湾和香港两地以学生为主题的社会运动蓬勃发展。在香港,15岁中学生黄之锋召集“学民思潮”,反对港府强行推行美化中国共产党,美化中国模式,掩盖“六四”等重大历史事件的所谓“国民教育”;在台湾,台大林飞帆,清大陈为廷,成大张芷菱等大学生组成的反媒体垄断联盟持续发动反旺中集团的抗议活动,得到社会各界支持,终致在九月一日动员近万人走上街头。
2012-09-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两场社运,时间是趋近,而真正对抗的对象也是趋近的。港府推行国民教育,背后当然是北京政府在下指导棋;而台湾青年学子对旺中集团的警惕,其实折射的也是对于中国因素进入台湾所带来的前景的警惕。也就是说,引发港台两地社运爆发的,都是中国因素(其实是中共因素)。时间和对象的趋近,绝不是巧合,它反映出的,其实是以中共为代表的社会发展模式,与以港台公民社会为代表的另一种社会发展模式的冲突与对抗。

简单说,中共代表的社会发展模式,统称为“中国模式”,就是把经济发展放到压倒一切的位置上,以牺牲社会的民主自由为基础扩张经济力量;而港台的公民社会所推崇的社会发展模式,是把人民的尊严和自由,把社会的正义和宽容当作经济发展的目的。二者对“幸福”的定义截然不同。

今年是香港回归十五週年,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年的香港表现出自2003年来对中国最大的不满,而香港的认同调查对中国人认同也创下新低的纪录。而在今年台湾的总统大选中,中国透过台商与亲中媒体,赤裸裸的介入台湾的选举,台湾已经出现“香港化”的迹象。这些都使得大家深深感受到,香港与台湾受到中国制约的影响越来越大,两种模式的冲突因而日益凸显出来。

这样的冲突之所以越来越明显,原因之一是香港的“一国两制”形同废弃,中共急于让香港彻底归化,处心积虑地让香港更加靠近内地;在台湾,马英九政府奉行的两岸和平政策,使得大陆与台湾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距离拉近,反倒使得港台的公民社会看破了“中国模式”的手脚,看到了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背后带给社会的严重代价。这种现象,我称之为“因为接近而疏远”。这就是港台两地几乎同时发起对抗中国因素(其实是中共因素)的社运的根本原因。

另外一方面,正是因为台湾已经开始出现“香港化”的现象,本来关係比较疏远的台港两地公民社会才开始彼此关注起来。而中国大陆的公民社会的发展,也决定着港台两地的未来命运。未来三地的公民社会如何结合互动,恐怕是值得认真思考和探讨的。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dolma

Denver USA

Mr. Wang Dan needn't keep silence on issue of Tibetans' self immolation, what is his purpose and goal of keeping doing such a cowardly thing?

2012-09-15 12:4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