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大陆已逝作家王小波(王丹)

最近,台湾有出版社准备再版大陆已逝作家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找我推荐。我当然义不容辞。因为,在我三十多年的阅读生涯中,能够读到过王小波的作品,实在是我的幸运。我曾经多次向台湾的读者推荐过王小波,大师在这里我还是要不厌其烦地再次推荐。不是我罗嗦,而是因为王小波值得。
2012-10-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过去我曾经在本栏提到过,王小波的作品具有罕见的趣味性。这一次我想主要介绍的,是王小波的自由主义立场。

中国1990年代中期,曾经有一次史称“自由主义浮出水面”的思潮。推动这一波思潮发展的,除了一些学者如朱学勤,刘军宁等之外,就是王小波在白领畅销刊物《三联生活周刊》上的专栏了。这些专栏集中体现了王小波的自由主义立场和观点。

王小波的自由主义立场,与他的文学写作一样,一点也不生硬枯燥,甚至也不庄严慷慨。他善於在生活中的具体事例中,埋下自由主义的根基。这对於自由主义的深入人心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文化界领军人物朱伟,曾经对对王小波的自由主义思想的表现,做过精辟的总结:

(1)对体验痛苦生活,通过意志磨练,牺牲自我达到超我,崇高的嘲讽;

(2)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时代,而不理智起源于价值观与信仰欺骗;

(3)知识分子可以创造精神财富,也可以不让别人创造财富,而现代知识分子最大的罪恶是建造自己的思想监狱;

(4)参与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而我们总以正本清源的方式破坏幸福。高尚与低下的综合才是一个完整的人,去掉一部分实际上也就破坏了一个真实的人;

(5)东西方精神最大的区别在西方人沉迷于物欲,东方人精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乐趣就是性爱;

(6)只要有人与人之间关系就有不平等,而最伟大的文明就是虚伪。

我认为,自由主义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和陈述方式。王小波的这种顺应年轻人的调侃性,以反讽对抗生活中的苦闷,因而更能吸引年轻人。这种经验的传承,是从鲁迅开始的,後来我们见过王小波做的努力,再后来又有了有艾未未,以及早期的韩寒。从政治反抗到社会反抗,这本来是公民社会发展的必然路径。

王小波生前最后一封电子邮件是发给在美国的刘晓阳的,他写道:“我正在出一本杂文集,名为《沉默的大多数》。大体意思是说:自从我辈成人以来,所见到的一切全是颠倒着的。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在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说过的一切和我们都无关系---总而言之,是个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第二天,他就去世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