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邵燕祥的《別了,毛澤東》(王丹)


2018-10-15
Share
1 邵燕祥的《別了,毛澤東》(封面照)

各位聽衆朋友:

今天的“王丹熱郵”欄目中,我想給大家推薦一本書,就是中國着名雜文家,詩人邵燕祥的回憶錄《別了,毛澤東》。這是一本2007年在香港出版的書,爲什麼我到今天才來推薦呢?是因爲書中有些內容,放到今年中國的政治環境下去對比,更有助於我們認識今天的現實。在這裡,我主要介紹書中的兩個精彩的部分。

第一個部分,就是關於中國農民的素質。大家都知道,中共一直以中國農民素質低做爲不實行民主制度的理由。這種說法非常荒謬,但是還是有不少人聽得半信半疑。邵燕祥在1950年代初期,曾經參加當時的土地改革運動,親身經歷了農村中進行的政治鬥爭。我們來看看他是怎麼說的。

在書中,他回憶說:“當我們目爲依靠和團結對象的貧僱農和中農確認土改不但不會損害他們,相反會給他們帶來或多或少的利益的時候,他們由衷地擁護,全心全意地參與,並且真的表現出‘自己解放自己’的氣概,智慧和才幹:他們組織起來了,他們劃分農村裡的階級成分,對於地主富農,經過自報,評議,縣上批准,三級定案,然後轉入沒收,徵收,分配果實,‘土地還家’,最後是組織建設,大功告成。在土改中,羣衆表現出的政治關注,組織能力,特別是選舉中的自覺,深深地教育了我。”對此,邵燕祥感慨地說:“許多年後我還在想,誰說農民素質低,不能搞民主選舉,進而論證要民主爲時尚早?”我想,50年代的農民運動證明出的農民的素質,提供了強有力的反證,邵燕祥用他的親身經歷,告訴了我們所謂“素質論”的荒謬。

邵燕祥在回憶錄中還提到了當年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是怎樣形成的。他不諱言自己當初年輕的時候,也狂熱崇拜毛澤東。到了晚年的時候,他反思自己爲什麼會失去自我的獨立思考,做了以下的總結:“偶像是在我心中塑造的,一是《沁園春:雪》的藝術魅力和《論聯合政府》的說服力,二是各樣有關毛澤東的故事,傳說和報導的烘托,三是我自己對一個理想人格神的一廂情願的主觀想象,加上我的重感性輕理性,‘大而化之’和‘不求甚解’,便日深益深地陷入魔障。”這段話深刻地總結了個人崇拜的羣衆心理基礎。不過在我看來,其實還有第四條,那就是自古以來的聖賢明君情結和“爲帝王師”的自我定位;還有第五條,就是個人主義的缺乏,導致中國人總是自覺地認爲自己不行,一定要有領袖。我今天介紹這本書,就是請各位以歷史作爲對比,看看今天中國的發展,然後,你會覺得,很多事情,真是驚人的相似。

然後,我邀請各位思考的是,我們,還得要讓如此荒謬的歷史,重新再來一次嗎?

王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