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识分子》杂志发刊词(王丹)

经过将近一年的筹备,由我担任社长,王军涛担任主编的《公共知识分子》杂志10月份正式发行了试刊号,下面就是在试刊号上我写的发刊词,代表我对这份杂志的期许。发表这份发刊词在这里,也是希望呼唤认同我们的基本理念的听众朋友能够积极支持我们的刊物,包括投稿,订阅以及捐款等等。谢谢大家。
2011-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呼唤当代的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杂志社社长    王丹

我们不讳言,本刊具有鲜明的价值取向,那就是致力于推进中国的民主与自由发展。我们认为,民主与自由不仅仅是一种人类社会正常运作的制度架构,它更是人之所以为人不可缺少的要件。人的尊严,就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因此我们的呼吁,不仅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前途,也是为了追求个人的全面发展。

我们同样认为,民主和自由,从来不是空洞的宣传口号,我们希望提出的,我们希望讨论的,是具有制度建设意义的问题。对于当今中国来说,什麽是真正的程序正义,什麽是法治应该秉持的原则,如何解决发展与效率的矛盾,如何平衡经济增长与社会公正的关系,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挖掘。

本刊的主要宗旨就是研究和探索中国发展面临的问题丶条件和选择,并且在公共空间中发起和推动对这些重大课题的关注和辩论。

而这些讨论,有赖于当代的公共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

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指的就是针对社会公共议题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和立场的专业人士。公共知识分子具备几个特征:

一是姿态上的批判性,要永远站在主流体制的对立面;

二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理想性;

三是参与上的行动性;

四是论述上的建设性;五是观察视角上的草根性,必须关注弱势群体。

1970年代末,邓小平为中国制定了一个中心丶两个基本点的基本国策,即:以经济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以极权政治运作保证政治稳定从而保证经济改革和发展。此後二十多年,中国经济确实有高速发展,但是这样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如邓小平之愿带来社会满意和政治稳定,而是导致许多问题和强烈的不满。而目前的统治者,越来越靠镇压来维持表面的稳定,从而给中国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不稳定的风险。

我们认为,中国面临巨大的转型。这个转型何时发生,以什么样的形态发生,我们无从得知。我们所确信的,就是这样的转型,需要公共知识分子在关键的时刻作为关键的少数发挥作用。这是历史赋予当代公共知识分子的使命,是我们无从回避的时代课题。只有在这样的努力中,中国人才能培植起尊严丶责任和良知以及一个民主丶正义丶清明和安全的家园所需要的文化心态。

我们认为,维护公民的基本权益,应是所有中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共同旗帜,陈寅榷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风格,应是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共同立场,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应是所有国人和关心中国发展的认识的共同理想。

本刊的创立,就是希望提供这样一个平台,那就是在“求同存异“的原则上,寻求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对于中国现实问题的最大公约数,并对中国的现状及未来基础具有建设性的主张。

大变动将至的时代,我们期待理想主义的热情,能够在理性的基础上盛开在中国的大地上。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