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内生性矛盾(上)(王丹)

2015-11-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从左至右: 欧逸文、芮效俭、谢淑丽、夏伟(紫荆摄)
从左至右: 欧逸文、芮效俭、谢淑丽、夏伟(紫荆摄)
Photo: RFA

中国早晚会出大问题,这大概是多数中国观察家的共识,很少有人会认为中共的一党专制的治国方式,以及建立在国家暴力和信息封锁之上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能够千秋万代,永保平安的。只是没有人知道,会是在什麽时候,以什麽样的方式出问题,而问题又将会出现在哪一个环节上而已。这一点的毋庸置疑,仅仅用中国那些有钱有权的人都争先恐后移民国外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了,没有什麽可争论的。

可是问题就出来了:至少是目前,我们看不到中共统治有什麽急迫的危机,更看不到中国的社会有任何反抗者组成的强大力量,西方国家仍旧对中国採取绥靖政策,年轻一代不满现实,但是他们宁愿离开,也不留下裡试图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凭什麽说,中国一定会出事情呢?有什麽根据说中共的统治早晚会崩溃呢?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因为这个问题不说清楚,就无法说服西方国家放弃绥靖政策,也无法说服中国人自己增加政治参与的热情。

欧逸文虽然是一个外国人,但是以他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刻的理解能力,在《野心时代》一书中,针对上述问题给出了一个在我看来简单明瞭但是一语中的的答桉,那就是“内生性矛盾”这个提法。

所谓“内生性矛盾“,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一个制度或者体制内的一种矛盾,这个矛盾的特点就在于,整个制度和体制其实都是建立在这个矛盾的存在的基础上的,没有这样的内生性矛盾,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体制和制度的生存与发展。内生性矛盾,等于内建在电脑中的病毒程式,删除它,电脑就会当掉。任何一个社会,只要出现了这样的内生性的矛盾,不管它表面上如何和谐安定,早晚就会出问题。因为其内部存在的矛盾是内生性的,因而是无法解决的。那麽,对于中国来说,这样的内生性矛盾是什麽呢?

欧逸文在《前言》中就给出了一个具体的例子,他说:“本书叙述两股力量的碰撞:志向与集权主义。”也就是说,在欧逸文看来,今天中国,有两股巨大的社会力量,都展现成了所谓的“野心”,都在不断试图巩固自己对中国的影响力。第一就是“志向”。这裡所说的“志向”,有可能是以“中国梦”为代表的习近平式的恢复中华帝国的“志向”,也可能是作为个人的中国人,希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建立自己的财富或者权力,实现个人的成功的“志向”。而“集权主义”就很简单,那就是把权力集中在一起的一种做法。

这就是典型的“内生性矛盾”:一方面,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对于成功的野心,民族主义浸淫下成长的年轻一代对于国家强大的渴望,都共同编织了“志向”。但是,它是一个发散形态的社会发展形态。因为,每个人,每个利益集团,每个不同的省份,每个不同的统治者,都有不同的“志向”,所以,“志向“这股社会力量是最没有办法集中在一起,统一在一起的;同时,不管是什麽样子的“志向”,它的实现都取决于多元性和创新性,而多元和创新,恰恰是无法靠“集中”的方式来完成的。但是另一方面,中国这个社会,到处都在强调“集中”,“集中力量办大事”成了“中国模式”自我炫耀的主要优点。而集中,是向内收敛性质的行为。志向需要向外发散,而集中需要向内收敛,但是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发展模式的特点,就是试图用集中的方式做分散的事情。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梅天

香港

友人認為長江後浪推前浪 共產黨自己掏空自己 死路一條

2015-11-06 01:47

匿名游客

专制确有内部矛盾,但人口红利确加强其统治,若无特殊变故,专制几百年朝代就有若干.中国撒钱,外国人乐得其成.中国民运在国内行不通,在国外也步履艰难.

2015-11-05 18:0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