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运动向何处去?——十八大後的中国系列之二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毫无疑问,今天在中国的社会层面上的发展,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各地的维权运动的风起云涌。称赞者认为这是中国公民社会成长的标志,也是中国社会长期积累的不满的结果。但是也有不少人质疑维权运动的未来,认为目前的维权运动,诉求上都是围绕基层的民生问题,地域上都是限制在某些地方县市,成果上,基本上都是被政府用洒“维稳经费”或者暂时退让的方式成功化解。他们认为,这样的维权运动不足以引导中国的社会力量撼动中共的统治。
2012-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事实真是如此吗?我建议有这样的悲观态度的人仔细研究一下最新发生的维权运动---宁波反抗PX(二甲苯)项目设厂的抗争。

在这一波成功迫使宁波市政府停止PX项目上马的维权运动中,网络讨论起了社会动员和舆论引导的作用,市民们的诉求在一个名叫“夜伤鹰提原创时评网”的网站上,被总结成具体的十条内容,并得到广大市民呼应。而这十条中,除了最基本的诉求,例如“停建PX化工项目,不允许再进入任何化工项目到镇海”和“学欧美发达国家,率先为垃圾分类进行立法,并率先在镇海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区”之外,非常值得外界注意的是第六,八,十条,分别是:“建议并希望地方新闻进行改革,改变报喜不报忧的局面”,“地方选举制度上进行改革,开展基层电视演讲选举,代表需要有竞选口号”,以及“开启民智,地方政府义不容辞”。

显然,这几条诉求已经完全超出民生议题的范围而扩大到了政治层面。这并非孤立的例子。一年多前的乌坎事件中,数千村民的上访队伍里,就鲜明地打出了“保障人权”,“开放选举”等政治性诉求,而乌坎事件的结局,就直接包含了政治成果---村民自己选举产生的代表会。

这些事例表明:中国的维权运动目前看虽然大部分还只限於民生诉求,但是在中国,人民都知道,所有的问题都是政治问题,因此,从民生诉求上升到政治诉求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宁波和乌坎的例子就是这种趋势的铁证。事实上,回顾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化历程,公民力量的集结,公民社会的成型,从来都是从体制的外围,即环保,食品安全,治安等社会议题开始的,当年台湾在1989年发生的无壳蜗牛运动就是一例。而政治能量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运动中悄悄地积累和成熟的。如无例外,这,同样也会是未来中国的维权运动的发展方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