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被烫伤过吗?(王丹)

11月8日,北京,中共召开十八大。这一天,我收到美国一位朋友的电邮,问我是否知道,又有四名藏人自焚。我上网查到详情,心裡像是被什麽重物闷击了一下,因为我看到的是:周三(7日)下午约3时,四川阿坝县娥秀寺(音译)(Ngoshul monastery)有3名未成年的僧人自焚,分别是15岁的多杰(Dorjee),以及同是16岁的桑堆(Somdup)及多杰其也(DorjeeKyab)。他们在果芒乡政府(Gomang Township)附近自焚抗议,并喊“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及“西藏自由”口号,多杰当场死亡。15岁,16岁,这本来是花样的年华,是惨绿的年龄,他们,却义无反顾地在自己的身上泼上了汽油。另外一宗自焚发生在青海同仁县。死者是年约二十多岁的藏族女牧民丹珍措,她留下了5岁的孩子。
2012-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0日,甘肃省合作市勒秀乡藏人青年贡布次仁在该乡琼日塘寺前自焚,他当时呼喊口号,要求“语言自由、迎请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随后不久身亡。

这起事件,使藏区自焚人数增至七十人。

我开始关注藏人自焚事件是不久前的事情。那时候我的隔膜,是出于几个原因:第一,对于西藏问题,我自认为所知甚少。在我众多的演讲活动中,遇到西藏问题,我都坦承了解不够无法评论;第二,用自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理念,在我看来过于震撼,我一时无法建立完善的论述角度,让我可以把生命和政治理想的天平进行一番平衡;第三,我想我跟很多人一样,都比较更加关注与自己或者与自己周围的环境相关的事情,繁琐的日常生活使得我们疏于张望更远的世界。

而令我改变的,是一次小小的烫伤。

那天我用打火机去点燃一枝香氛蜡烛,不小心下有一滴烛油落到我的手上。一瞬间,我感受到鑽心的疼痛,下意识地把打火机丢到地上。也是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麽,我的脑海中突然想起藏人自焚的事件的新闻报导中,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图片。

如果我们学会将心比心,我们就应当会想像:那些年轻的躯体也是肉身,如果一滴烛油都令我因手背的疼痛而痛苦的话,大火瀰漫在他们的身上,会是怎样的炼狱一般的折磨啊?!如果我们学会将心比心,我们就应当想想,如果不是出于最大的悲哀与绝望,如果不是出于宁愿忍受痛苦,面对死亡,也不要接受现实的决心,一个人,怎麽会承受烈火烧身这样的惨烈呢?!将心比心,这本来就是文明社会的基本伦理规范,我们应当问问自己,我们多久没有将心比心过了?尤其是听到藏人自焚的新闻的时候?!

我还是对西藏问题没有什麽了解,我也还是对于自焚的抗议方式有所保留,但是,看到那些年轻的藏人这样前赴后继地面对烈火,我决定,这一次,我必须站在藏人一边!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出一个理由,那我只能反问你:你曾经被烫伤过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