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的旗幟下集權(王丹)


2013-11-22
Share
000_Hkg5400350.jpg 圖片:美國國會發布報告顯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任後,中國人權毫無進展。圖爲習近平。(法新社資料圖)

各位聽衆: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結束,全面深化改革的具體文件也隨後公佈,醞釀了很久的“頂層設計”亮相,外界的一致反映是失望。外界的失望並不奇怪,奇怪的是外界爲何每一次都還抱希望,可謂屢教不改。當然,這是另一個話題了。

這次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改革方桉洋洋灑灑幾十條,基本上都是雲山霧罩的障眼法,只有兩條,所用文字最少,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纔是這次會議的核心,一言以蔽之,就是集權。集權的“頂層設計”,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和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國家安全領域,不僅行政體系上,有國安部,公安部,外交部,國防部,武警部隊等等一系列部門,就是在黨的系統上,也有行之有年的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內的各個工作小組,現在,跨越行政和黨的兩套制度系統,新建立太上內閣一般的兩個小組,司馬昭之心已經不需掩飾,那就是要在制度和個人兩個層面上,建立起更高規格的集權。

毛澤東當年要發動“文化大革命”,來摧毀在他看來已經不聽他指揮,而被劉少奇控制的黨和國家兩套制度體系的時候,就乾脆在原有的權力架構之外,另設一個“中央文革領導小組”,這個小組直接對毛負責,不僅架空了國務院系統和中央政治局,而且還凌駕在後者之上,於是毛澤東一舉建立了自己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我在上週的本欄就提出過,習近平在精神傳承上是毛澤東的兒子,好學生,這個判斷如此快地就被證實了,讓我有點哭笑不得。

國防,外交,安全,本來是隸屬於國務院的行政職能,現在被國家安全委員會收去,李克強的勢力範圍,就只剩下了經濟領域。這在某種程度上應當是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共識,也是從鄧小平時代就傳下來的基本路線:經濟上要深化改革,保證經濟的穩定快速增長;政治上要加強控制,維護中共的一黨專制統治。這條基本路線,纔是中共的神主牌。

鄧小平時代,還曾經提出“黨政分開”,現在不僅完全不分開,以黨領政還被中央文件進一步制度化,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的政治改革不僅沒有希望,而且事實上還在不斷倒退,現在已經從八十年代向五十年代倒退。十八屆三中全會前夕,《人民日報》以大篇幅重申習近平“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的觀點,就是明證。

不錯,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提出了不少在經濟領域的改革措施,這與集權並不矛盾。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成立,也是集權的表現。這個小組已一成立,原有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原有的發改委等國務院機構的權力自然會被稀釋。現在是維穩要集權,經濟改革也要集權。中共一方面承認改革就是要下放權力,一方面又大幅度收縮權力,用集權的方式去放權,神經已經不是一般的錯亂了。

集權,本身就是一種權力和利益的重新劃分,你要收回權力,原有的權力者當然不爽,而這,勢必帶來既得利益集團內部的新一輪爭鬥。

十八屆三中全會結束了,好戲就要開始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