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国主义的问题(二)

各位听众朋友: 上周我在本邮箱贴出关于爱国主义讨论的若干问题之后,得到一些朋友的热烈回应。为了继续推动这个讨论,我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两封回应给大家参考。一封来自大陆,一封来自台湾,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两个不同的社会的青年对于爱国主义的问题的不同看法。希望大家看了之后能有所回应,也欢迎更多的相关意见。
2011-1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一封来信是大陆读者写来的:
 
1.什么是爱国主义?

认同: 网址

2.一个人一定要爱国吗?
 
毫无疑问,一个人一定要爱国。如果不爱国,那会是什么样呢?台湾的李敖曾经讲过:不能做”自了派“,否则自己的故乡(国家)就永远不能进步。胡适说过:争取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国家的权利。争取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台湾为什么走向民主,为什么成为世界上过百个国家免签证的地区?如果人人都不爱台湾,不为台湾奋斗,台湾能有在今天这样的成就吗?
 
 
3.我们爱国,爱的到底是什么?是国家,民族,人民,政府?还是文化,甚至是纯粹的人?

我们爱国,爱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国),是中华民族,是骨肉同胞,是中华文化。当然,现在大陆被共产党统治,说“维护国家利益”可能不恰当。
 
 
4.我们要怎样去爱国?你认为中国人爱国吗?

关心自己的骨肉同胞,关注社会事件,了解社会现实。刻苦学习文化本领,为将来的民主共和准备精神力量。
我认为中国有很多爱国的人。通过国内外媒体和互联网公共讨论区,我们可以清楚看到。
 
 
5.爱国主义就是民族主义吗?两者的区别是什么?

认同: 网址,这里不累赘。
 
 
6.什么是认同?认同的基础是什么?

这个问题不好答,请允许我发表一下简介:大陆只要推翻“独裁专制”丶“舆论钳制”丶“贪污腐败”丶“官僚主义”这四座大山,就可以走向民主丶自由丶共和,中国就可以统一,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超过美国完全可能。民族自豪感丶认同感丶对国家的认同,那是毫无疑问的。但民主共和不是一蹴而就,需要广大人民群众思想认识到位。
 
 
7.假如你的政府用武力镇压本国手无寸铁的民众,人民死伤惨重;这种情况下,联合国只好武力干涉,派兵进攻你的国家,制止屠杀,你会支持还是反对联合国的武力干涉?

你看伊拉克,你看阿富汗,独裁政府已经被推翻了,但现在如何?伊拉克多多幼女(10至14岁)被强奸,许多家庭因没钱而卖女。再看阿富汗,通过FOX NEWS YOUTUBE CHANNEL,我们可以了解它。这两个国家现状什么样,想知道的人都能知道。

我在前面说过,没有广大群众思想认识到位,是不可能走向民主的。你看欧洲,几百年前就已经文艺复兴,充满理性了。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民主是欧洲上等白人搞的东西”。我们看到,论民主,绝对是欧洲比美国强。你看美国,金钱政治,某个党派想上台,必先抹黑其他国家或用某些言论煽动群众,最后任一届就下台了。美国目前流行的示威占领,说明什么?
 
今天的共产党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是不可能也不敢为所欲为的。风头火势啊同胞!今天的共产党已经不是22年前的共产党了,你想搞占领搞示威可没那么容易,更别说武力镇压,重演六四了。
 
由于第七个问题脱离实际,我拒绝明确回答。
 
第二封来信出自于我在台湾清华大学的一个学生,他是这么说的:
 
关於这周(11/17)的沙龙讨论,我在事後有一些想法,一方面可以在理路上与老师在讨论末段所提点的Habermas「宪法爱国主义」之看法进行对话;另一方面,在尝试对「爱国主义」做简略的概念厘清,进一步提出个人看法。

依照老师所提点的「宪法爱国主义」概念,有别於「民族爱国主义」的说法,在宪法的基础上由现代国家确立「公民」身份,如美国经由美国宪法的合法性相应於合乎公民资格的人民给予身分认同。而公民透过公民参与的活动,对之於公民身分的国家赋与责任(义务?),进而产生爱国主义心理的集体共识。

若透过上述简要提点理解无误的话,之於我在讨论过程中一再强调「现代国家是一系列建构的现代性产物」的概念,则有相当程度的呼应。Habermas所言的「爱国主义」是在宪法的基础上,公民之於现代国家的若干行为和心理作用。而现代国家的概念一个晚近的现代性概念,宪法更是在英国「大宪章」确立後,西方民主国家经过一系列立法程序建立起的具体形式。

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是在《五五宪草》的基础上制订,是在民国25年(1936年)公布。而《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更是迟至1954年公布第一部(指,五四宪法;现行宪法应是指依据「八二宪法」版本)。

故之於Habermas而言,与其将民族主义作为现代国家概念之主要意识型态之一,不如以法治精神作为更为具体的根据。因此,由上述不难理解的是,「宪法爱国主义」的概念,仍属於现代性的产物之一,有别於前现代的若干相似概念(若被视为相似的概念丛,也是现代知识人进行分类的结果)。

从而,有必要厘清的是,民族作为国家的概念之一,法治作为相应於平行的概念,就Habermas以为,能够也应该成立。

参照於Habermas的说法,Wallerstein等马派学者,或精确点地说是文化马派的学者,以为在现代国家概念被建构之际,是派生出法治,即公民权的概念;而民族的概念并未与国家相生,至少在意识型态上民族并未完全嫁接上国家。而资本主义透过国家的特许,指公民权作为一种特许权,资本家得以采取各种合法手段累积资本。

由此说法可以得知,在现代国家的概念之下,法制概念化的时间并未晚於民族被建构的序列上。至少由Marx地行文脉络中,民族作为一个国家,或是国家作为一个民族并未用於国家作为操控意识型态的理解意义上。

概言之,「宪法爱国主义」作为现代性概念的一种看法,法治相合於现代国家确立公民权之於现代国家的关系,「爱国主义」在从属於国家的人民,即公民,是以一个完全充分条件出现。然而,不应忘记的是,我一再强调,现代国家的概念是一个现代性产物,并非能在历史脉络中无限上纲,亦或由前现代历史中找寻被归类相类似的概念丛进行因果推演的逻辑倒置。相应的建构性概念应被正确地置入理应被理解的历史脉络之中。
 
以下,则是我之於本次沙龙讨论的若干想法。就Rousseau在《社会契约论》里理解社会形成的概念,个人凝聚成社会集体是透过「公意」(general will)的方式达成。一方面,集体不仅是个人在数字上的总合;另一方面更是透过意见交换而後达成一个共同集体意志的社会形成。在这个意义下,可以说社会契约的订立包含了订立契约的个人全体,即个人的积极参与。

但是,另一个角度来说,契约订立的过程也是一个个人透过揉捏挤压的过程消失於社会之中,公意的出现表示它代表集体中的所有人,但是他并不属於集体中的个人。因此,公意所代表的权利与义务,必然与有些人离得近,与另些人的意志更远,但是都超验於个人。

因此,就爱国主义而言,情况亦是如此。以现代的政治科学概念,地球上的土地除了南极洲与若干小岛外,基本上都被划入特定的政治实体内。又,该政治实体被视为实体内人民所共同契约订立,也是超验於个人之外。若从这个视角切入,个人的公民身分并非由该个人意志所决定,易言之,公民之於个人的身分是被附加上的,由现代国家所附加。

假设个人的个人意志与该国家的主流意识型态之间共识比例不足,加上国家意识不先於个人(指,国家在个人意志中消解或被其他概念取代),则爱国主义不必然出现在个人的行为与心理作用上。必须一再强调,若将历史时序提前两百年,个人未必受到现代国家的概念所影响,也就无所谓爱「国」主义所衍生出的若干歧义。

各位,不知道你们看了上述两种意见之后,有什么看法?
 
王丹


[1] Wallerstein, Immanuel著,馮炳昆譯,〈國家?主權?過度時期資本家的兩難境地〉,收於《所知世界的終結》(北京市:三聯書店,2002[1999])。

[2] Marx, Karl著,〈德意志意識形態〉,收於《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北京市:人民出版社,1972[1845-1846])。

[3] Rousseau, Jean-Jacques著,何兆武譯,《社會契約論》(臺北市,唐山出版社,1987[1762])。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