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条路走过很多遍了(王丹)

有一条路我走过很多遍了:从学校回家的的时候每天路过。下班高峰的期间,身边是车水马龙,很多嘈杂的声音溷合在一起,你其实也听不到什么具体的内容,但是合音的部分凸显出来的主题就叫做:生活。

2010-12-21
Share

在那样的嘈杂中我每天放学回家,每天看到的街景都不一样。有时候天是灰蓝色的,朦朦胧胧之下,像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画面;也有的时候又特别清晰,你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拖在背后,拉成一条弧线。我其实并不会经常注意到行人的部分,但是他们还是每每闯入视野:那些匆忙走过头也不抬的,那些东张西望无所事事的,那些一身劲装的和那些衣衫褴路的。还有一些是牵了小孩或狗,他们就特别会吸引到我。我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想,其实他们也在眼角里观察我吧?

通常我是黄昏的时候走,因为那是回家的时间。有一段时间我心情沮丧,走在路上会下意识地突然停步。我觉得从光亮到阴暗的过程是最能集中我们的思绪的,那样一个光影逐渐缩短的时间段里,我如果低头看脚下的路,会觉得很绝望,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然后会渐渐地有月光出来,彷佛一根指挥棒,脚步因而有了节奏,沮丧的心情也缓缓逆转。这时就会觉得,走在这条路上,背负了很多感慨,然后想,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这条路穿越了很多领土:首先是医院,大片的绿地围绕的病房---这就已经很讽刺了,希望包围了绝望;然后是附属的医疗器材商店,一大堆冰冷的器械堆在橱窗中,提醒我刚刚经过的领土的性质。接下来是住宅楼,像一片低矮的灌木,像面无表情的木偶大军,像延伸出去的没有意义的概念群,像散发出不同气息的车间。走过住宅楼,是一家泰国餐馆,一家洗衣店,一家健身房,一家韩国人开的超市。。。有时候我会出国很长一段时间,回来以后再次走过,那样的亲切简直难以言表。彷佛你可以离开很久很久,但是有一些东西,尽管陈旧破烂,但是依然存在。仅仅是依然存在这件事,就会让人无比感动。也许我们都需要一些安全感吧,当你无法索取的时候,只能自我定义。那些熟悉的,就是这样的定义的基础。我们都是习惯性地会在陌生的世界里复制过去,这条路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我的一种有关安全的记忆的复制。

有一条路走过很多遍了,所以已经是某种形式的仪式了。 某天我衣锦夜行,黯澹的星光下熟悉的楼群姿态各异,擦身而过的路人纷纷走避,只因为我飞快的步履带起的旋风。匆匆而过依然使我心灵平静,只因为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很多的重复,其意义是一种仪式,借助于这种类似僵化的动作,我们对抗的是变化带来的陌生。有时候我们仅仅是路过,但是一再路过,也成了一种归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