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暴力与历史记忆(王丹)

各位听众:下个学期,我要在清华大学开一门新课,题目是“国家暴力与历史记忆---以中国为例”。开这门课程,当然是希望对于国家暴力百年来对于中国历史的形塑能够进行一番梳理,并对于历史记忆是如何呈现这样的形塑进行一些分析。虽然这门课程的内容主要是以中国大陆的历史为主,但是作为参考和借鉴,台湾过去的白色恐怖的历史显然也会引进到授课内容上来。
2012-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而如果考察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国家暴力的理论和实践的话,我们都知道,两个党其实共享一位老师,那就是列宁的苏联共产党的经验。可是外界不是很清楚的是,作为传授经验的一方,苏共和列宁的暴力程度和思想令人瞠目结舌。我是回到历史资料中,才发现这一点的。

例如,1891-1892年,苏联伏尔加地区发生大飢荒,全国上下都呼吁政府赈灾,而列宁居然在党内表示反对,他的理由残酷而又冷血:他认为,这样可以让扩大的飢荒摧毁旧农村的经济,然后铺上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列宁的这种铁血性格还充分反映在他对待富农的消灭政策上。他曾在1918年8月发出一项是给潘萨(Penza)省高级党工的秘密指示:“发生在五个富农地区的骚动即将面临无情的镇压,这正是全面性革命所需要的,因为与富农之间的最后决定性的战役正到处进行中。一下便是我要大家一起来做的:一。吊死一百个以上的富农,有钱人及吸血虫;二。把他们的名字公布周知;三。征收他们所有的财产;四。每天都要杀鸡儆猴,而且一定要让数百里之内的民众都看到,并因此而战栗,同时得高喊:他们都被吊死了,而且我们将吊死所有富农与吸血虫。” 在恐怖时期顶点,政治局甚至分配“额度”给警察机构,要求后者枪决其管辖区域内若干比例的人口。

后来我们看到毛泽东在中国发动的历次政治整肃和清洗中主要的一个手法,就是下达指标要求各级党委务必完成,不能完成的就视为怠惰或者甚至是对党不忠诚,也会受到整肃。而且,在中国的国家暴力中,很重视大张旗鼓这样的做法,暴力务必要让群众看到,这完全是用国家暴力来对人民进行恐吓。这一套做法,完全是从苏联学来的。

对于列宁来说,暴力是维持政权的必要,人命不在考虑之列。然而,暴力如果确实有效,那天下的暴君统治早就千秋万代了。而为什麽这样严酷的暴力统治最后也会土崩瓦解呢?原因很简单,暴政最后都会面对他们无法克制的障碍,那就是时间。

列宁曾经引用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的话:“加入为实践某种特定政治目的而必须使用一定的暴力的话,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全力为之,因为群众是无法忍受长时间暴力的。”说明他其实也知道暴力固然有效,但是有效期是有时间限制的。

而一旦暴力这副毒药的有效期过期,人民心中压抑的怨恨就会反噬掉暴君,这一点也是历史反复证明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