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对中国的政治挑战(王丹)

2016-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环太平洋12国经多年谈判,终于达成TPP(跨太平洋关系伙伴协定)。(资料图/AFP)
环太平洋12国经多年谈判,终于达成TPP(跨太平洋关系伙伴协定)。(资料图/AFP)

各位听众朋友,今天想聊一下的,是TPP的问题。因为昨天,第一轮谈判达成协议的国家正式签署了TPP。那麽,TPP跟中国有什麽关係呢?                                        

我认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係协议)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纸经济贸易协议,但实际上,它的国际战略意义,绝不亚于对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影响。而这,正是中国短期内不可能加入TPP的原因,也是中国未来面对的严峻的挑战。为甚麽这麽说呢?

近年来,有不少美国战略学者已经认识到,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共的野心也进一步加大,对外扩张的趋势已经形成。为反制这一趋势,美国有必要致力于建构一个可长可久的国际规范与制度,让中国大陆依循美国所建立的制度在国际间发展。所以现在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主轴就是:掌握国际规则的制定权与主导权。而这个国际规则,目前来看,就是TPP协议形成的新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新秩序。欧巴马已经明确表示,TPP的形成,就是为了不让中国大陆主导国际贸易规则。所以习近平访问美国,原本外界预测将会对于《美中双边投资条约》达成共识,但最后欧巴马不愿让步。他的想法是先让TPP过,然后用TPP的高标准套用到《美中双边投资条约》之中。

TPP为何可以作为制衡中国发展的框架?TPP将对中国产生什麽样的挑战呢?这些问题的答桉,可以到TPP的协议文本中去寻找。举例而言,“投资者-国家争议解决”机制( 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 )条款的含义是:如果投资对象国的政府决策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正当权益,则该投资者可以援引这一条款,向专门的国际商业仲裁机构提交争议,要求投资对象国政府赔偿损失。这一规定实际上涉及到对国家主权的限制,从国际关係发展的角度出发来看,是对旧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极大改变。同时,美国约束国有企业的倾向已经非常清楚:一个是要求TPP成员国强化反垄断法的要求;二是要求成员国政府不得对国有企业进行不当支持;三是要求成员国政府提高支持和控制国有企业的政策和措施的透明度。而我们都知道,国企是中共的党产和命脉,也是庞大的利益集团,如果中国要加入TPP,不难想像他们的反弹会多麽大。

此外,还有一些新的规则也是中国不可能接受的,例如人民币实现自兑换,在环境保护上更为严格的标准等等。更不要说,如果加入TPP,中国就要允许开放组织独立工会,同时也要开放网络,不可以进行网络上的言论管制,这些,更是一党专政制度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妥协。

那麽,中国是否可以选择不加入TPP,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区域性经济协作机制来与TPP抗衡呢?这当然正是中共现在在做的事情,但是对中国来说,绝非最好的。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就指出,如果中国不在TPP第二轮开放时加入,将损失2.2%的GDP。在TPP领域最权威的研究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名誉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Fred Bergsten)接受台湾2015年10月1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採访的时候说,TPP造成的贸易转移会使得中国每年损失大约1000亿美元的出口,中国只有加入,才能减少这个损失。拒不加入TPP固然可以抗拒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但是以今天中国已经无法保七的经济下行状况,付出的代价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

我的结论就是:TPP的形成,是美国“亚洲再平衡”国际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它的战略意义不仅在于经济上推进更大的自由化,更在于通过经济手段推进协议参加国的政治民主化和自由化,而后者,才是对中国的最大挑战。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