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对中国现在状况的看法

在今天的中国都不是很个别的事情,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体制确实存在问题。这一点,我想即使中共也不会否认。我们跟他们的分歧就是如何去改变。
2008-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这位网友你好:
 
    首先谢谢你认真跟我分享你的想法。
 
    你介绍的一些情况,在今天的中国都不是很个别的事情,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体制确实存在问题。这一点,我想即使中共也不会否认。我们跟他们的分歧就是如何去改变。
 
   我觉得你能从生活中切身的感受出发去理解民主的必要,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民主制度尽管听起来是很复杂的政治名词,但是它其实来自于最基本的生活感受,是很简单的道理。可以说,哪里有不公正的事情发生,哪里就有对民主的期待。今天的中国政府不理解这一点,他们以为抹黑或者压抑,就可以阻断人民对民主的向往,这根本是本末倒置,他们不知道民主深植于人性这个道理。同样,我们的人民也不要对民主患有恐惧症,好像那是多么复杂的一套制度设计。当年中共在延安时期就搞过民主选举,现在总比那个时候更有基础吧?
 
  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改变起来当然比较困难,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包括我们民族的民族性等文化因素。如果你把中国的政治转变现象成就是一夜之间开放党禁报禁,一夜之间中共宣布让人民自由选举,那么这个可能性确实不大。但是如果你把民主的实现看作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是一个不断积累,逐渐成熟的过程,那么你就应当看到,这样的过程一直在进行。尽管当局心中恐惧,百般压制,但是社会的自由空间毕竟还是在成长。这不是当局放宽的结果,而是社会发展自然会有逐渐自由化的趋势,当局很难阻挡。我们要问自己的问题是:面对这样的潮流,我们是要做参与者,还是要做旁观者?这个选择恐怕要你自己来决定。
 
   回答你的问题:第一,如果时光倒流,如果我还能参与,我当然还是会参与到当年的学生运动中。学生当年的理想没有错,如果能够再来一次,我只是希望能够把运动组织得更加成熟;第二,我今年刚毕业,还在找中作中,平时替一些报纸电台做专栏作者,以维持个人生活; 第三,随时欢迎你为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尽力。
 

     王丹


-------------------------------------------------------------------------------------------


(二00八年八月)


王丹大哥,

    你好!这次给你写信想说说我对中国现在状况的看法。

   1,我之前看过一本叫《中国人比韩国人少了什么》的一本书,它讲到韩国对教育的补助是和中国相反的,韩国的做法是先增加对比较穷的地方的教育资金,让穷人先感觉到国家对他们的帮助从而回报国家。但从农村发家的共产党现在住在城市了,所以教育资金一直偏重于大城市,让他们的子女先享受到改革的成果。我老家有句话很偏激是这样的:做狗也要生在城市里。虽然我不认同这句话,但也从侧面反映了农村和城市的巨大差别啊!比如我学校有个四川乐山的,他们那里读高中每年才700多,学校无论住的吃的都很便宜而且学校的硬件设施很好,但我出生的粤北山区一个区区一个三流高中也要900一个学期啊,山区里面硬件设施可想而知了。有时我想为什么政府一定要搞得在中国要把人们分个三六九等呢,是不是这也是它的愚民政策呢。工人不叫工人 偏要叫农民工,一定要把国企里的工人才叫工人! 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农民工从国家的福利制度中排除出去!

    2,我想说一下中国的国民素质,很经常能看到中国大陆人在旅游是被批评素质太低:随地吐痰啊  大声讲话啊  不排队啊  我想这种情况可以完完全全怪这个体制,也可以说是中国上下五千多年的封建体制,因为这几千年中国的老百姓都生活在一个姓的强权的制度下,中国上的什么东西都是这个人的,千千万万的人们是没有份的!所以中国人在家很爱卫生 而出去了外面 人们会觉得这片土地不是他的,而且这个国家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在外面没有一点家的感觉,他没有一点话语权。所以随地吐痰,乱丢纸屑比比皆是。所以我想如果中国有了民主,那么中国的素质会慢慢好起来的。

    3,我还想讲讲上访的问题,我们那里有个普通的农民家里,母亲被当官的儿子强奸并且杀害了,但那个杀人犯只判了一两年就放出来了。当她的儿子趁开两会的时候去北京上访时在天安门就被北京公安抓了,打电话叫我们县里的人去领回来,当领到县里时  一下车就被一帮穿着普通衣服的用水管暴打,白痴都想得到啊:那些打人者就是政府派来的。我还从地方的电视台上看到一个法制片说“上访只能在本地方,逐级的上交诉求,越级上访不合法!”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中国古代就有的上京告御状  现在就是不合法的呢?! 我暂时还不知道民主对中国有什么具体的用处,但我知道我们那里有条从县城通往镇里的汽车,当有两家汽车公司在竞争时  去县城才一块钱! 现在只有一家的时候要五块钱,整整是五倍啊!所以我想政治很应该有几个党来竞争吧,到时民主最终受益的是广大的老百姓。

     最后我想说的是  中国改变一党专政可能吗? 当我在宿舍里讲起中国政治时 大家会觉得很好笑,他们也是很想改变  也觉得这个社会不行了 但也觉得改变不了,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共产党掌控了军队,他们都很无奈!我的父母亲也是! 他们都是很老实的老百姓,没文化也都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所以他们常常告诫我不要表露自己的政治想法。要求我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啊。所以王丹大哥我想问问你,如果时光倒流回到1989年  你还会去做学生领袖吗?还有你现在在美国是靠什么生计的?我想等到我父母亲百年过后有点积蓄后加入你的组织  奉献我的力量 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  可以吗? 麻烦你了,期待你的回复。                                                                              

      广州  温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