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幸存,我们就更有责任继续死者的心愿

面对六四屠杀,生与死都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我们只能说,因为幸存,我们就更有责任继续死者的心愿。
2008-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你好:
 
  首先要说明的是,并不是没有学生代表在六四屠杀中牺牲。以我个人所知,人民大学的学生运动领导人萧峰杰就被打死在长安街上。如果他能够活到今天,以他的能力,一定比我更具有代表性。今天被外界用“学生领袖”的头衔来看待的人,并不是当年学生领导群体的全部,只能说是一部分。媒体总是聚焦在其个人身上,这是媒体的工作性质决定的。事实如何,还要你自己动脑子分析。
 
  其次,学生领袖从来没有只是在幕后,不在第一线。事实上,六月四日清场的时候,柴玲就是坚持到最后一批才撤离的。现在太多的人抓住她一句话不放,认为她真的“让别人死,让自己活”,却完全忽视基本的事实,这很令人遗憾。
 
 再次,我们这些学生领导人,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中共会在什么时候开枪,所以在当局真的开枪的时候,很多人并不在现场。比如我自己,早在1989年5月中旬以后,就因为主持“首都各界维宪联席会议”的原因,基本上驻扎在北大,因此六月三日晚上并不在广场上。因此也才幸存下来。
 
 最后,幸存下来并不代表就是利用别人,否则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等中共的领袖们都安度晚年,是否你也认为他们是“躲在幕后,不上第一线”呢?面对六四屠杀,生与死都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我们只能说,因为幸存,我们就更有责任继续死者的心愿。
 
  王丹

-------------------------------------------------------------------------------------------

 你好,王丹!

      对于那段历史,当今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有人说那些学生是无辜的,最后都被利用了,学生运动的动机是好的,最后变了,我想知道,运动中有很多学生不幸遇难,为什么你们这些学生代表当时没有死呢?你们这些代表只在幕后指挥,不去第一线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