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六四学生领袖的问题

你提到学生领袖的问题,正好最近我有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回复一位网友的帖子,与你的问题相关,一并发给你作为参考吧: 
2008-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你好:
 
  你提到学生领袖的问题,正好最近我有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回复一位网友的帖子,与你的问题相关,一并发给你作为参考吧: 
 
  看了草根同学你的帖子,我觉得非常中肯。至于如何中肯,如何精彩,我实在无法发挥,因为一旦夸奖起来,会被草根认为是“表面上大度”。费力不讨好,我不干!
 
  只有一点不同意见,那就是,你可能看到了很多所谓“名流“得到的好处,而忘记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作一个,或者被当成一个“名流”,实际上要付出的代价,以及苦衷,也不是你能想象的。当然我也不能多说,说了也会被认为是“得了便宜卖乖”。基本上,这个世界,只要你被认为是“名流”了,那就只有别人说你的份,你没有回嘴或者辩护的余地了。这一点我是坚决认账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我选择接受。

    你的看法,最让我“于我心有戚戚焉”的,就是你认为你比我更有资格代表广大学生。其实不仅仅是你,绝大部分普普通通的参与者,他们才是真正的六四英雄。而我们这些被认为是“名流”的人,其实不过是大浪卷起的泡沫;外人看海,往往只看到浪尖上的泡沫,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说老实话,责任也不在泡沫们。但是泡沫如果自己不承认,还自认为是浪花,那就没有意思了。我自认为我还是一直努力正确看待自己的,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英雄。但是也许有的时候也会妄乎得以一下,这个时候,就很需要你这样的利嘴来戳我一下,这也是我激赏你这篇帖子的原因。

    其实不变成“名流”也容易,销声匿迹两年以上,就不会有人记得我了。不过我以我的浅见,这也不是你对我的期待。柴玲早就拒绝采访了,不是还是被追着背影骂吗?你看,我们接受采访,这叫做“出风头”;我们拒绝采访,这叫做“背叛”。大人你到底要小的们怎样呢?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听听你的意见:

    那就是把民运和六四,建立在你的基础上。

当然不是你本人了,而是你的名字---草根!中国的未来本来就应当是建立在草根的基础上的,明星政治的时代过去了。早在1994年,我就曾经有个想法,就是搞一本《六四百人谈》,完全不找出名的人,而只找当时的小摊贩,出租车司机,旁观的市民等等,听听他们对六四的会议和评价。明年20周年,华盛顿有些朋友筹备了一场活动也是这个思路,就是完全由普通人来参加,带着小孩,邻居,朋友,不是听名人演讲,而是看展览,听音乐会,自由讨论,做一个主题为“普通人的六四”的纪念活动。我觉得这样的想法,也正是你的主张,这也许是开辟未来的一个新的可能性。

   明年就是20周年了,如果这个纪念活动,最后还是变成只是我们这些少数“名流”的表演,那就是失败。因此,我希望你,还有更多的同学,至少是在海外的,都能站出来,公开说话,公开表态,让人们对六四能有崭新的认识。

  我当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有有些人评价的那么差,但是也没有“粉丝”们以为的那么好,正因为如此,我才很着急,希望能有更加优秀的人才出来早点取代我们,结束“明星民运”。当然,我知道让大家都站出来不容易,因此,也想请你出谋划策,看看如何是好。
 

      王丹

-------------------------------------------------------------------------------------------


  我是一个中国大陆的学生,想问您一个关于六四的问题,就是您作为学生领袖之一,您是否觉得六四的学生领袖内部存在着不民主的现象,例如学生领袖不是由学生民主选举产生的,还有学生觉得做某事时,只是通过叫声的大小来决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