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来民运历程最大的特点

回顾19年来的民主运动历程,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转型。
2008-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鲁夫你好:
 
  你的问题都很大,我只能简要回答,请原谅。
 
1。回顾19年来的民主运动历程,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转型。以前的民主运动,呈现出几个特点:第一就是高度政治性性的诉求,目标是政治体制的改变以及普世价值的制度化;第二就是精英化,通常是一些知名异议人士或者知识分子联名发表声明的方式表达意见;第三就是串联方式以沙龙,座谈会为主,展现集体形象。但是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的民主运动逐渐向维权运动转型,新的特点表现为:第一是从意识形态的诉求转向具体权益的诉求,不再提空房的政治口号;第二是从精英向草根阶层扩展,从以北京为中心转向各地开花;第三是借助网络进行力量的集结。这样的转型还正在进行之中,如何结合传统的民主运动方式,以及如何面对当局新的镇压模式等,在在都是考验。
 
2。作为关心国家民主转型的知识分子,首先还是应当积极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利用一切的可能机会借助网络等公共空间推动社会进行关于民主化的讨论,并全面介绍相关的知识与经验,同时尽量影响周围的人,这其实就是八十年代未完成的革命---新启蒙运动;其次要展现集体力量,寻求知识分子之间的沟通与整合,集体发出声音,比个人的影响会大得多。最后应当以身作则,尤其是在以法律为武器,维护个人权益方面,要更加身体力行,为社会做出示范。
 
3。对于国内的民主力量,我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你说到海内外力量的结合,我觉得现在正在出现令人鼓舞的发展。这里,还是要如何充分发挥网络作用的问题。举例而言,“自由中国论坛”这样的网站,尽管服务器设在国外,但是国内的朋友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登陆,很多意见和问题可以直接在论坛上沟通,讨论,甚至合作,这样的模式就值得推广。明年是六四二十周年,海外会积极推动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我相信,国内很多朋友也很有高的愿望开展纪念活动,如何能够结合起来,或者相互配合,就是海内外民主力量结合的一个很好的时机。
 
4。这些年来,西方国家确实有功利主义化的倾向,不愿意在推动全球民主与人权上面承担太多责任。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对于任何国家来说,该国的国家利益都一定会高于对于他国的人权状况的责任担当,我们无法强求。同时我们也应当知道,中国的民主化,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尤其是中国这样俄一个大国,更不可能通过外国的努力实现民主化。我们当然寻求并欢迎所有来自外界的支持,但是如果这样的支持减少,我们也没有必要气馁。同时你也要相信,不管西方国家的政府如何,来自西方社会的对于普世价值的关注不会受到很大冲击,我们应当转而更加积极去争取西方社会,而不是政府的支持。
 
5。关于自由亚洲电台,你应当直接写信,给他们提出意见和建议。我只能说,中国当局完全禁止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到中国采访,一个也不可以,所以你的增派10000倍的记者的建议恐怕不现实。
 
6。我到英国进修,只是短期的,而且现在联络如此方便,完全不会影响到我原来的工作。何况,英国也有很多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化的朋友,能有机会多集结一些新的朋友,对整体的民主运动事业来说,也是好事,请不必担心。
 
  谢谢你对中国民主的热忱,这种热忱本身就是力量,一旦时机成熟,就会转化成巨大的政治实力,请你继续坚持。
 
  王丹
------------------------------------------------------

王丹先生:你好!

我是中石油的一个工程师。89年我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19年来中国所走的路历历在目,也随时关心着你的情况。这次能到海外油田工作,有幸得到你的邮箱,很高兴。

首先,对你矢志不渝地为中国的民主而奋斗表示深深的敬意!

毫无疑问,建立民主法治的现代政治文明制度,是从根本上彻底解决中国问题别无选择的不二法门。在北京,我也请教过一些学者(如刘晓波先生、姜棋生先生等)。今天给你写信,就是要向你请教如下问题:

1、19年来,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过程?请你简要地总结一下。

2、目前,官方虽然对国内的异议、维权人事不断进行迫害,但关心社会转型、欲求民主政治的呼声越来越高,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参与推进社会转型的民间力量也越来越多。但总的形式好像还是各自为阵、甚至互相褒贬。想请教你的是:

    (1)、作为关心国家民主转型的知识分子,究竟应该怎么做?

    (2)、你对国内这些分散的民间力量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它们应该寻求什么样的模式?如何才能生存、发展下去?

    (3)、海外的的力量怎么、什么时候才能与国内的力量联合起来?

3、美国是民主世界的"太阳"。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挣扎于专制集权下的百姓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太阳身上。但19年来,这个"太阳"好像也变得越来越"世俗",越来越实际。而其他的民主大国,包括刚完成"转型"的俄罗斯,他们就更是只顾"门前雪"。这个世界的"民主化"究竟有希望没有?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盼到那天?

4、关于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分析,我同意你的观点。创造的大量物质财富为少数人所占有。其次国家的发展和政府无耻的舆论炒作,毫无疑问在许多人心目中产生了比较明显的愚民效应(比如说现在的"愤青")。现在多数大学生最关心的是他们毕业后的工作。如何理解当代年轻人的"民主"使命?

5、对于知道它的中国人,自由亚洲电台几乎就是中国老百姓的"包青天"。但它目前被政府无耻地强振幅干扰不说,就是一般老百姓也很难找到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控诉冤情。不知道你是否可以转达:为什么他们派驻大陆的记者不能再增加10倍、20倍、50倍,甚至100倍、1000倍、10000倍呢?抗干扰技术就不可能突破吗?

6、你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维系了许多中国人的思想和信心。你现在要赴英进修一年。你会和这些敬重你的人失去联系吗?你是怎么平衡你的进修和民主事业间的关系的?

                                           顺祝     健康 愉快
                                                                 
                                                                        鲁夫      2008-9-30    于 非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