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的心中 那个追求自由的火苗始终没有熄灭

我想你的问题是关于我们这些年在海外的精神状态吧? 如果让我用简单的词汇表述十年流亡生涯中的感受,我会选择“寒冷中的温暖”。...虽然流亡是一种黑暗...如果没有来自各界的各种方式的支持与鼓励,我的确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中国的民主化的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我知道,在人民的心中,那个追求自由的火苗,始终没有熄灭。
2009-0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你好:
 
  我想你的问题是关于我们这些年在海外的精神状态吧?那我就简要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流亡心境,也许可以让你多了解一些我们在海外的心情。
 
  如果让我用简单的词汇表述十年流亡生涯中的感受,我会选择“寒冷中的温暖”。
 
  说“寒冷”,当然是因为流亡,对于任何人来说,毕竟都是一种折磨。如果仅仅就我个人而言,其实谈不上什么艰难,毕竟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即使永远都不能回国,我还是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但是,考虑到家人因素,流亡就成了一种折磨。虽然今天我的父母可以到美国来看我,但是,随着父母年事渐高,万里探亲,对于他们来说也是越来越无法承受之事。流亡,是当权者对人性的一种利用。当他们发现无法改变一个对手的意志的时候,他们会转而利用人性中对亲情的重视,通过折磨你的家人来力图达到他们的目的。今天的中共,就是这样,试图通过隔离我们和家人的方式,来达到惩罚我们的目的。可是,这样的手法,是多么的丧失人性,是多么的泯灭良知,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我曾经多次提出,其实我要求回国,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亲情,是为了免除我父母长途跋涉,来美国探视的困扰。如果政府真的担心我回国会对政府不利,我可以答应只是回来短期探亲,结束之后就返回美国。就是这样的要求,也完全被政府置之不理。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样的政府,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政府。
 
  面对这样冷酷的现实,经常有人问我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这些年来还能一直坚持下来?
 
  是什么呢?我要说,是来自外界的支持。六四过去20年了,外界一直有一个印象,就是20年过去了,大部分中国人都已经淡忘了当年的事情,大部分中国人,都开始从现实出发,不再期待民主与自由这样的理想,而放弃对民主运动的支持了。可是,在海外流亡10年,我的切身经历告诉我,这并不是全部事实。
 
  的确,20年过去了,无论是海外还是国内,反对运动得到的支持与追随都有明显的衰退,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忘却。当我们看到一些无知的年轻一代诋毁八九民运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忘记,人民的真正主流是“沉默的大多数”。而沉默,绝对不是忘却。这些年来,我到处奔波,凡我所到之处,几乎都会涉及到“六四”这个主题。我可以说,那些表面上的淡漠,那些在网络之类的虚拟空间上表现出来的攻击和恶毒,在真实的生活中其实并不多见。相反,十年来,我感受到的温暖和支持远远大于冷漠和攻击不止十倍。我常常想,有机会我应当把这些年我感受到的温暖写出来,就叫做《暖流集》。那样的一本书,也许就是对上述问题的最好的回答。
 
  是的,虽然流亡是一种黑暗,但是在黑暗中,我依旧可以感受到脚下的大地给与我的温暖。如果没有这些年来我这种温暖的感受,如果没有来自各界的各种方式的支持与鼓励,我的确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中国的民主化的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我知道,在人民的心中,那个追求自由的火苗,始终没有熄灭。
 
  王丹

--------------------------------------------------------------------------------------------



王丹先生你好,对你当年的义举非常敬佩,当时记得本人还捐助了你们一千元人民币。但这些年感觉你们为祖国的自由民主繁荣的战斗意志比当年逊色了很多,到底是共党比以前更强大了,你们害怕了?还是你们满足于西方的优越环境而苟且偷安了呢?是不是真的像老话里说的那样,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呢?请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共党头子毛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你们应该更积极一些,这样才能够对得起你们当年牺牲的战友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