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没有悲观的权利

也许我太乐观吧,可是你要知道,作为弱者,我们没有悲观的权利。
2009-0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提到今年六四二十周年,希望全国人民都能展开白衣行动,穿上一件白色的衣服表达纪念的时候,有一位来自国内的朋友来信说:"我非常欣赏您温和但坚定、理想主义但不失理性的立场。关于白衣服这件事,我认为对于个人而言这是不难做到的,但您设想中的动员亲朋好友都穿白衣服、甚至看到一个"被白色覆盖的中国",我认为是过于理想化了。根据我的认识,在主流人群尤其是我的同龄人里,不知当年事情的是多数,知道的人里选择忘记的是多数,没忘记的人里假装忘记的是多数。这20年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从小受的教育、被灌输的"常识",决定了他们不会像您盼望的那样制造出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只会在国家受到所谓外国的欺凌和侮辱时手拉手心连心地站出来,团结成一片红色的海洋。也许我悲观了。"

我想先谢谢你认真的讨论。不过我还是没有你那么悲观,原因如下:

你对20岁左右的年轻人的失望我可以理解,甚至认同。但是,难道中国就只剩下20左右的一代人了吗?我是没有统计过,但是这一代年轻人占中国人口的比例不会超过30%吧。那些30岁以上的人应当都没有忘记过去,他们可是八十年代及其以前时期成长的,没有年轻一代被人诟病的先天问题,因此我的呼吁也可以说主要是向他们发出的。

如果他们也象年轻一代那样不愿说话,那就说明不是20岁这一代人的问题,是中国人的问题。而如果他们肯站出来,用最温和的方式表达心意,不要说每个人好了,30岁以上的中国人只要1000个中间有一个穿了白色的衣服,你算算那会不会到处是白色的星火吧。你觉得1000个人中都不会有一个敢于这样做吗?我也许不了解国内,但是我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绝望和悲观。

话说回来,其实我们不要去管别人怎样,抱怨年轻一代也于事无补。与其抱怨和叹息,不如我们自己先穿上白衣,从我们自己做起。今天,你也许觉得你只是一个人,没有影响,但是你要知道,所谓影响,就是一个人一小群人慢慢积累出来的,它从来都不是一下子一个"人民"的形象,"世代"的形象呈现出来的。如果大家都能做好思想准备,就是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坚持,那么我保证,等你做起来之后,你一定会看到,其实很多人也站起来了。而中国现在缺少的,其实不是世代的觉醒,而是那些敢于在孤独中坚持去做韧性的战斗的少数人。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今天的中国,1000个人中有一个决定"明天开始,从我做起",那么,中国的明天就不会远了。 

也许我太乐观吧,可是你要知道,作为弱者,我们没有悲观的权利。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