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聊聊关于六四的话题

今天想继续聊聊关于六四的话题。 20年来,当局欺骗国人,最经常使用的一套说法,就是说,如果当年不使用武力解决,就不会有今天的经济高速增长,或者说,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就不可能有条件进行经济改革。这就是据说是邓小平说过的那句话: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
2009-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们且不要去争论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是不是一定要以杀人为代价,也不必去争论学生运动成功,会不会就是不稳定,我们只需要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当年不镇压学生运动,今天难道就不会有经济增长了吗?我的答案是:如果当年没有镇压学生运动,今天的经济,不仅会有更加快速的增长,而且会是一个刚加健康的增长模式。
 
  首先, 1989年的时候,主导经济改革决策的是以赵紫阳为首的中共的改革派,而赵紫阳一贯积极推行市场经济改革。而在1989年之后主持中国经济改革工作的李鹏,姚依林等人,历来是中共的保守派。当1988年物价闯关失败之后,跳出来提出要“治理整顿,试图停止改革的就是这些人。如果中共没有镇压民主运动,如果赵紫阳继续主持中央工作,不难推断,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肯定能够更早,更深入地开展,也就不会出现1989-1991年之间的停滞。因为有六四这样的血腥镇压,使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失去了宝贵的时机,一些隐患才会积淀下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严重障碍。事实上,正是使用武力,才使得中国的经济增长滞后了很多年才开始。如果能够早一点开始,中国今天的经济实力只可能更大。
 
  其次,审视今天中国的经济增长,我们可以看到,这其实是一个建立在不公正基础上的增长模式。也就是说,实际上,腐败已经成了经济增长的一种动力,或者说是润滑油。这显然不是一种健康的经济增长模式。当经济增长速度减缓的时候,这样的模式产生的一些副作用,比如社会不满,或者仇富心态等,就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土壤。而众所周知, 1989年年学生运动和民主运动,主要的诉求就是反腐败。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当年没有对学生运动的镇压,而是部分地采纳学生对于反腐败的建议,那么今天的经济增长模式,就会建立在一个相对清廉一些的社会环境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就会是一个更加健康的经济发展。
 
  尽管这些都是假设性的问题,但是其实,中共说“如果不平息动乱,就不会有稳定的环境”也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我们要客观地看六四事件,就应当对不同的假设持兼听则明的立场,不是吗?


王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