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王丹)

各位听众朋友: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家的目光集中在武昌起义上。但是我觉得更加可歌可泣的,应当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比起武昌起义时候的时局,黄花岗的烈士们更是抱持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以必死的决心发动起义的。广州起义失败后,海内外有不少祭文,今天回顾辛亥革命,不妨从这些祭文中做一些侧面的了解。
2011-10-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州起义的策划者黄兴黄兴感念死去的战友,曾填写了一首《蝶恋花》:“转眼黄花看发处,为嘱西风,暂把香笼住。待酿满枝清艳露,和风吹上无情墓。回首羊城三月暮,血肉纷飞,气直吞狂虏。事败垂成原鼠子,英雄地下长无语。”外界一直以为黄兴是铁血莽夫,殊不知文笔也有纳兰之风。


相比之下,另一位革命主帅孙中山的祭文就显得庄严隆重,气势磅礴了。一九一二年五月十五日,黄花岗起义一周年,广州举行了七十二烈士牺牲周年纪念会,各行政机关停止办公一天。各界群众十几万人结队前往黄花岗烈士墓前悼念。正午十二时,解职后正在广东考察的孙中山,亲自率领同盟会会员及广东省军政府行政人员到达墓前,由孙中山主祭,并敬献花圈。军乐齐鸣。孙中山的致祭文是:“种族义彰,俊杰奋发,讨贼义师,爰起北粤。觥觥诸子,气振风雷。三日血战,虏胆为摧。寂寂黄花,离离宿草,出师未捷,埋恨千古。” 黄兴还亲撰挽联:“七十二健儿,酣战春云湛碧血。四百兆国子 愁看秋雨湿黄花。”此联以“碧血”与“黄花”并用,浑然一体,十分凝练,碧血赋性坚贞,血化为碧,显示刚强气节;黄花专指菊花,傲霜风骨,象征革命烈士的精神。从此,“碧血黄花”便成为形容黄花岗的一专有词。


来自民间的祭文可谓汗牛充栋。列举两例:一九一九年,烈士殉国八周年。国民党人在广州创办的《平民报》出版黄花岗八周年纪念特刊。一篇纪念文章写了如下一段话:“春事阑珊,落花飞絮,清明寒食凄其。听几声鸣鸩,旧恨参差。回首山河欲醉,残照里,风细雨邪。怀先烈,珠江潮咽,越秀霞迷。萋萋,这荒冢也,七十二忠魂也动幽悲。念壮心难已,空吊丰碑。惟有垂杨依旧,应使我,无限徘徊。徘徊处从今奋袂。只手抚危。”这段文字,至今读来,还是令人唏嘘。


一九二一年五月六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广州起义死难烈士殉国十周年,广州各界隆重举行纪念大会。有人还吟诗咏词,抒发对烈士的崇敬和怀念:“黄花酹汝一杯酒,为问岗中人知否?流光荏苒已十周,时局中原仍纷纠。闻昔从容攻督辕,气吞胡虏直无有。武昌举义树先声,清室皇纲随解纽。成败从来互倚伏,英雄慙愧居人后。存亡共命誓不辞,人生那得百年寿。留取丹心照汗青,海枯石烂名不朽。只今零落剩山邱,犹得黄花相厮守。年年三月与招魂,万人空巷竟奔走。不识华胥梦正酣,可曾一觉岁时久。一片荒凉土,居然万古香。若无烈士血,不过野花黄。此岗成民国,十年吊国殇。等闲来崇拜,何以慰花黄。”


黄花岗烈士虽死,但是经由这些文字活在了历史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