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所有自焚藏人:《西藏火凤凰》

2015-03-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献给所有自焚藏人:《西藏火凤凰》。(唯色提供)
图片:献给所有自焚藏人:《西藏火凤凰》。(唯色提供)

这个月:3月,对于西藏具有特殊意义的、被视为“敏感”的时间段;在台湾,使用中文语言的另一个世界,拥有高品质的大块文化,出版、发行了我的新书:《西藏火凤凰》。

《西藏火凤凰》是一本献给所有自焚藏人的书。事实上,这本书的主体部分,是为法国Indigène éditions出版社写的,于2013年10月在巴黎出版,法文版名为《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意即:西藏的自焚—世界的耻辱。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万多字,译成法文四万多字,但我心力交瘁地写作了整整两个月,原因无他,那么多藏人将宝贵的生命付诸于奉献与抗议的火焰,人世间任何语言对此的描述与评价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西藏火凤凰》除了这部分文字,还补充了三个附录,包括自焚藏人名单、藏人自焚抗议概况,以及自焚藏人遗言。另外,还补充了一些可以提供更多背景以使读者了解的故事,包括自焚藏人的身世,中国政府的媒体宣传、“种族隔离”政策等等。如此,这本书约六万字。并且,还收录了一直在用绘画的方式,为自焚藏人立传的两位艺术家的画作:井早智代,日本人,她的绘画是诗意的,充满悲伤与怀念;刘毅,中国人,他的绘画是一幅幅自焚者具有尊严的肖像。

无论是最初的法文版,还是即将出版的中文版,著名艺术家艾未未提供了封面设计。我认为他不只是这个世界上最卓越的艺术家,还是伟大的人权卫士、自由战士。我在书中引述了他关于藏人自焚的评论:“西藏是拷问中国、国际社会人权和公正标准的最严厉问卷,没有人可以回避,可以绕过去。目前为止,没有人不受辱蒙羞。”而在他的有着重要意义的封面设计上可以看到,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记录其上;中间的一朵火焰壮丽,充满奉献的美而非惨烈的苦;洁净的封面宛如西藏洁白的哈达,以献给所有自焚藏人。

大块文化准确地理解并解释了封面设计概念:艾未未的封面上烫印的藏人名字,只有在某些角度才看得到,这象征着他们在这本书中的在场与缺席。就如同他们在所有被自焚悲剧影响的人们的心里,存在,也不存在。

无论是最初的法文版,还是即将出版的中文版,实际上皆是作为记录者的我,对六年来持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种竭力的解释、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评。当然,批评针对的是不义的中共当局以及向不义妥协的世界。正如我在序中所写:“从扎白的自焚开始,我记录下每一位自焚者的情况,发布于我的博客。一如2008年西藏抗议运动期间,我每天用博客发布各地的事件。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后来会有这么多藏人以身浴火,以致一种新的抗议形式正在出现。我更没有预料到,我的记录常常追不上一个个生命被烈火燃烧的速度。至2014年4月15日,已知135位藏人自焚,可谓人类历史罕见,其惨烈难以描述。在西藏的历史上,尤其在西藏的当代史上,从未有如此众多的遍及城镇与乡村的藏人焚身明志。一首反对种族隔离、呼吁争取自由的英语歌曲《Biko》流传多年,正可以作为写照。歌中唱到:‘你可以吹灭蜡烛,但你吹不灭大火;火焰一旦燃起,风将吹它更高。’”

而书名《西藏火凤凰》则取意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的神话里,火凤凰是不死神鸟,每每自焚为烬,再从灰烬中重生,成为永生。虽然西藏文化中没有涅槃的凤凰,只有护卫佛法的神灵,但火凤凰的象征含义是广泛的,都能理解。正如前苏联诗人茨维塔耶娃的诗句:

我是凤凰,只在烈火中歌唱!
请你们珍惜我高贵的生命!
我熊熊燃烧,我烧成灰烬!
但愿你们的黑夜能变得光明!

2015年3月1日,北京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