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唯色)

2018-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尊者夏宫罗布林卡的墙。(唯色提供)
尊者夏宫罗布林卡的墙。(唯色提供)

凌晨梦回母亲老家

正如十几年前第一次去的路线

在达竹卡乘牛皮船过雅鲁藏布江

在似乎没有影子的烈日下徒步数小时

群山苍黄连绵,山巅积雪不化

路过一座毁过又重盖的苯教寺院

一个用过又废弃的兵站

一些青稞残存的田地

一些青黄不接的树林

(奇怪没有见到一个人

也没有见到其他动物)

似乎突然间,眼前一片废墟

甚至算不上是废墟

仅是一圈空地被参差不齐的石块环围

更像毫不相干的野地荒芜已久

原本有我外祖父盖的大房子

“白白的,四四方方的,远远就能看见……”[1]

却如暂时客居其中,某个傍晚

“劳动改造”的外祖母收工回家

惊见大门贴着两条盖有红色章印的封条

从此竟连一步也进不去了

 

2018-1-25,北京

---------------------

注释:

【1】这句来自我母亲的回忆。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