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幔及黑暗中的沉睡(唯色)

2018-03-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6时许,供奉觉沃佛像的主殿觉康及上方的金顶突发火灾。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图为火灾前后,佛陀等身像的对比。(唯色提供)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6时许,供奉觉沃佛像的主殿觉康及上方的金顶突发火灾。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图为火灾前后,佛陀等身像的对比。(唯色提供)

(一)

乱卷的烈焰之中盘坐着我的觉沃佛[1]

来不及写诗和哭泣

且容我寻找那匆匆挂上的帷幔背后无数的瑰宝

尽管究竟的真理

其实是觉仁波切对无常的亲自示现

(二)

那面帷幔是个隐喻

在着火后的第二天

他们将那布满红花的黄色绸料

几乎没有皱褶

剪裁不留痕迹

挂在了据说“完好无损”的

觉沃佛像的身后

就像一堵密不透缝的墙

谁知道在那后面有什么?

或者还可能有什么?

执着的人啊,你其实知道

那看不见的大火一直在燃烧

而那帷幔早已遮住了天下

(三)

黑暗中的沉睡

黑暗中不得不的沉睡

黑暗中不得不托梦的沉睡……

但黑暗也是多种多样?

就像这段话(是我说的吗?):

“你以为这世界有黑暗

其实黑暗并不存在

那么你可以试着描述不同层次的亮度——

微光、暗淡的光、明耀的光……

柔光、暖和的光、强烈的光……

以及闪光,那比闪电还倏忽即逝的光你看见了吗?

以及焰光,那比焰火还经久不熄的光你看见了吗?

假若没有永恒的光怎么办?

假若没有一线之光怎么办?

缓缓入睡么?渐渐死去么?

又如何免于漫长中阴各种歧路的看不见呢?

一滴水落在沉睡者的眼皮上

一滴泪在黑暗中为灵魂的惊慌失措而哀悼

但有人在恍如隔世的国度低语:

“如果你想知道周围有多么黑暗

你就得留意远处的微弱光线……”[2]

 

(一)写于2018-2-18

(二)写于2018-3-03

(三)写于2018-2-14

 

 

注释:

[1] 觉沃佛:即拉萨大昭寺主供佛像——佛祖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藏人又尊称“觉仁波切”。

[2] 《看不见的城市》,(意)伊塔洛·卡尔维诺著,张宓译,译林出版社,2006年,60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