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青春…… ——致十七世嘉瓦噶玛巴(唯色)

2019-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张照片是我于1998年11月在位于拉萨的噶玛噶举祖寺-楚布寺拍摄的。走在转经路上的嘉瓦噶玛巴才是十三岁的少年。一年后,即1999年12月底他与几名随从僧人秘密逃至印度达兰萨拉。(唯色摄影)
这张照片是我于1998年11月在位于拉萨的噶玛噶举祖寺-楚布寺拍摄的。走在转经路上的嘉瓦噶玛巴才是十三岁的少年。一年后,即1999年12月底他与几名随从僧人秘密逃至印度达兰萨拉。(唯色摄影)

一个小时前

读了噶玛巴[1]的一首诗[2]

现在又重读了一遍

他逃出西藏的途中写的

他那时还未满十五岁啊

怎么会写出这样的句子——

 

“在释迦牟尼法教的黄昏中

青春之光渐渐亏损”

 

“五浊盛行,青春昏暗

众生行止乃疯狂之舞

失信而无常”

 

“世俗的康乐、青春不会常驻”

 

一首并不长的诗

如同发自历经沧桑的肺腑

又似早已预见到隐形的天花板

随着不断长高的个头

沉沉地压住了头顶……

 

这人间何处才与他匹配?

他早早许下宏愿:

“在自然实相的净土庭园……

一起在澄明中平等相待”

但险恶的世道布满陷阱

八风不止且汹汹

噶玛巴千诺[3]

2019-2-2,北京

 

注释:

【1】噶玛巴:ཀརྨ་པ་(Karmapa),藏传佛教噶举派最高法王,迄今传承十七代。第十七世嘉瓦噶玛巴邬金钦列多吉, 1985年出生在西藏东部一个游牧家庭,后依据前世噶玛巴遗留的预言函件被寻访到,1992年在拉萨楚布寺举行了坐床仪式,并得到尊者达赖喇嘛的认证,中国政府也予以认可。19991228日,噶玛巴秘密出逃西藏,历经八天八夜以及近1000英里的漫漫旅途之后,终于安全抵达印度流亡藏人中心——达兰萨拉,见到尊者达赖喇嘛。目前在欧美弘法。

【2】即《观想的宏愿:右旋海螺妙韵,呼唤黄金时代的信使》,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写于从西藏逃亡印度途中,1999年12月28日-2000年1月5日。见《西藏流亡诗选》,傅正明、桑杰嘉编/译,倾向出版社。

【3】噶玛巴千诺:ཀརྨ་པ་མཁྱེན་ནོ།།(Karmapa Khenno),正如噶玛巴开示:“噶玛巴”不只是戴黑宝冠的那位噶玛巴,“噶玛巴”所代表的是十方一切行佛事业者,所以“噶玛巴”是一切诸佛菩萨的称号。持诵“噶玛巴千诺”即是向十方诸佛菩萨的祈请。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