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新书《大典》(图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九)

“暴力成了这种临时秩序的基础。村庄控制权大多落入类似七兄弟的村霸和混混手中。村民之间也暴露人性恶的一面。人们互相怀疑,发现有人生病,不管是什么病,便驱赶到村外自生自灭。拒绝离开的,联防队拆房子,人被强行捆起扔到村外野地。”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八)

拿到伊好签名后刘刚便断了与伊好往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防疫运动开始后,前面反对夸大疫情的专家纷纷开始迎合危机说。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七)

主席不怕当孤家寡人,敢与整个官僚集团较量,正是拜新时代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武器。过去对官僚集团的一筹莫展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技术,现在有了互联网、超级计算机和大数据系统就不一样了。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六)

为了一生寻求的突破,抓住失不再来的机会,刘刚只能下决心。梦造仪直捣人性最脆弱的根本,新疆国保的大队长们于公于私用了那么多,还没发现能抵抗的先例。即便是伊好那种拒人千里外的高冷女照样投降。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五)

梦造仪的意外特性被开发出另一种用途——从性方面对人操纵和控制,用于破坏名声、制造治安或刑事犯罪,得以拘押判刑或进行要挟。

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四)

梦造仪就是这些年轰轰烈烈的『梦工程』造出的诸多产品之一。毛时代结束使中国落入意识形态空白。邓用全民逐利凝聚社会,到了无法继续做大蛋糕、社会分化和利益冲突激化时,单靠警察和监狱统治成本太高,便换成了怎么解释都行,能让所有人各取所需的‘中国梦’。

“王力雄的新作『大典』,可以看成是他二十多年前轰动一时的杰作『黄祸』的前传。『大典』以今日中国的现实状况为开端,推演当极权统治日益严密,挑战力量不断式微,专制似乎日久天长,看不到任何变化可能时,却被几个自我盘算的小角色掀翻。看似严密坚固的帝国,却可能脆弱得不堪一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