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罪:刘晓波传》(十一)

2013-08-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悼念六四游行队伍中出现关注刘晓波的标语横幅(心语摄)
图片:悼念六四游行队伍中出现关注刘晓波的标语横幅(心语摄)
Photo: RFA

第三章   天安门学运的“黑手”

第三节    从旁观、劝退,到坚守广场

第四节    发动“四君子”绝食

“在与八九学运有联系的知识分子中,刘晓波的声望和资历不如方励之,在知识界的人脉和组织能力不如包遵信等人,社会经验和政治敏感度不如苏晓康等人,更没有陈子明、王军涛与党内开明派的联络管道。他只是个年仅三十四岁,没有任何背景的大学教师,他在学运中发挥的作用不断提升,是因为他身体力行,与学生打成一片并在广场上坚守到最后一刻。”

“刘晓波的思想渊源驳杂而复杂——基督教的原罪意识、尼采的超人哲学、存在主义的『向死而生』,以及他的自恋和自我超越的纠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