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二十五)王力雄著

2021-01-15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二十五)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百靈雖然聰明,卻想不到周馳首先考慮的不是裝神弄鬼,他的心思大得多。周馳生在河南洛陽近郊的農村,從小翻看爺爺箱底的族譜,得知祖上是周武王。其實中國人的族譜都會把家族的源頭攀附到歷史上的大人物,一般人不會認真,年幼的周馳卻不知被觸碰了哪根筋,打那時起就認定了自己的終身使命是復興周朝,而他自己將成爲新周朝的中興天子。照理說在現代社會想當皇帝的人基本就是精神病,周馳卻不是。他極其理性,計算精準,謀劃縝密,多少年如一日地步步向着這個目標走,連他搞氣功都是爲了實現復興周朝大業的手段。中共禁止氣功迫使他離開中國,使他失去了幾十年經營得到的地盤。在海外雖有自由和安全,不受打壓,弟子和供養也不缺,卻缺了土壤,復興周朝只能在周朝的土地上,沒有祖宗的血脈和氣場,美國再大也不會是周朝的立足地。

周馳曾想過以臺灣爲基地,畢竟是中華文化,語言通,能發揮,也算是在中國土地上。一度進展不錯,弟子衆多,供養充裕,發展了好幾個分會,卻因勢頭太強引起了臺灣當局的警惕,限制他只許一年進臺灣一次,不超過三個月,違規一次一年不得入臺,違規三次十年不得入臺。他找了在臺灣政府工作的弟子去通融,瞭解到只要是大陸背景的勢力,無論什麼性質,都不許在臺灣擴張,這是既定國策,朝野共識,無法改變。這是對周馳的第二次打擊,他只好縮回美國,一時周朝中興的大業似乎陷入無望,僅當個氣功師撈錢不是能讓周馳滿足的,他一直在尋求如何突破。

其實周馳從未把臺灣當回事兒,那不是他的目標,在臺發展只是權宜之計。臺灣太小了,就算當上臺灣王,和他從小做的帝王夢也差得太多。必須是先祖榮耀普照過的廣袤大陸才能盛下他的胸懷,邊陲小朝廷何以滿足?他只是把臺灣當棋子,當基地、跳板、敲門磚或槓桿,爲的還是走中國的大棋局。

中國軍隊封鎖了金門又無聲地撤圍,讓周馳看出內部必有矛盾。有矛盾就有可利用的機會。中國當局把解放臺灣喊了幾十年,只要不兌現,不管怎麼轉移視線也會繼續發酵,臺灣始終是中國民族主義的根本。中南海和軍隊在這個根本上的退縮卻會成爲他的機會,如果他能降服臺灣,促成臺灣與大陸統一,必定得到最多的民衆支持,獲得超過任何人的聲望,那時離他的夢想就會大大接近。這個D-2如此神奇,有如此威力,是不是天賜,在他山窮水盡時展現的柳暗花明?

周馳留下劉道明繼續考察那堆納米物質,讓百靈陪他散步。湖邊退水露出的土地長出嫩綠草芽,走上去富有彈性。周馳問百靈如何打算。百靈回答面臨幾個選擇,一是把情報告訴臺灣或美國,其他就不管了,但那樣只是盡了義務,自己得不到什麼。她現在已經到了該考慮自己的時候。東突組織一定會爲這個情報出高價,因爲D-2能成爲最有威力的恐怖武器,但是她的職責本是維持法律和秩序,不能幫助恐怖主義,所以她現在處於矛盾中,請師傅來看也是想求得指教,該怎麼辦?

周馳拿出手機,在電子支票上敲了一個數,把手機屏轉向百靈。「這是三分之一,算是信息費。等你把D-2拿到手交給我,另三分之二即刻付清。」

百靈先是看成了十萬美元,交出D-2後才能拿到三十萬美元?比期望的一百萬美元差了太多。剛想討價,纔看出是少看了一個零,周馳給的就是一百萬!意味最終能得到三百萬!她壓住內心喜悅,儘量平靜地向周馳點了一下頭,不管後面D-2是不是能拿到,隨着周馳點下確定,一百萬美元即刻轉進了她的賬號,已經到手!當然,她絕對要拿到剩下的二百萬!

其實百靈若是討價,周馳會立刻漲錢。只要能達到目標,花錢就無需考慮多少。他要的東西無法用金錢衡量,他不缺錢,缺的是制勝的法寶。

藏在灌木叢中李克明聽不到百靈與周馳說了什麼,但是他用望遠鏡目睹的整個過程,已經足夠讓他震驚。若非親見,根本無法相信那個看似女人用品的小東西能造出這麼大一堆物質。他不明白那是什麼,怎麼回事,但知道必須認真對待。李克明當時就決定把來美國的調查轉到這個方向。猜得到這「神奇東西」一定是來自艾沙,現在又拿給了周馳,百靈在這其中玩的是什麼呢?三者會形成怎樣的組合?各自扮演什麼角色?關鍵的是最終要幹什麼呢?不過他再怎麼往復雜裏想,也想不到後來會搞到那等驚天動地。

29.中南海無眠夜

秦邦在中南海的辦公地是個三進院。他把和王鋒見面定在內院的私人客廳,有點私人感覺,也不顯得太近。秦邦比王鋒小八歲,在官場算兩代人,加上在他擔任總書記之前怕被忌諱,從不沾軍隊的邊,兩人以前幾乎沒有交集。秦邦能得到總書記的位置不是因爲有本事,是因爲沒有大本事,或者說本事是裝糊塗,對明明知道的以不看不聽不管裝不知道,才能被各方共同接受。雖然按照黨章秦邦在成爲總書記的同時也成爲軍委主席,仍然過問不了多少軍隊的事。本要被撤換的白冀武這回利用封鎖金門做交易,反而變得地位更鞏固。軍隊將領們繼續依附白,對秦邦虛與委蛇。王鋒是少數不依附白冀武的將領之一,這次又被白拋出來背鍋,拉王鋒一把說不定能成爲打進軍隊的楔子,所以秦邦在常委會討論對王鋒的處理時,主張只調整職務,讓王鋒軟着陸。

中共在鄧小平後實行政治局常委各管一攤,分別爲所管領域的老大,互不越界。跨界事務由常委集體討論,一票反對即被否決或擱置,取得共識則由黨國機器全力實行。下面各級權力實行黨的書記一長制,層層貫徹中央決策。這種被稱爲集體總統制的結構雖有各種問題,卻有利於平衡利益集團的關係,因此被官僚集團普遍認同。主席看到這種分權加換屆的體制對政權長遠不利,試圖重返毛式獨裁,看似獨攬了大權,實際一直被官僚集團暗中抵制,只待主席一死,立刻重新回到之前的集體總統制。現在的總書記頂多是常委會召集人,說話絕非一言九鼎。讓秦邦比較意外的是常委會對他給王鋒軟着陸的提議沒有反對,即使是對封鎖金門最憤怒的陸浩然也態度溫和,只提出要把王鋒調離中心。對秦邦建議王鋒任西部戰區司令去平定新疆,常委會一致通過,加了只許帶一個祕書兩日離京的條件,以示發配邊疆戴罪立功的意味。

處理王鋒需要考慮安撫國際社會和國內的民族主義兩個方面。將王鋒調離中樞可以讓國際社會理解爲貶謫,恢復對中國核心權力掌控局面的信任。而西部戰區司令與軍委副參謀長級別相同,對國內民族主義勢力可解釋爲新疆問題嚴重,危機程度更高,調王鋒去是重用,而非民間傳說因爲他推動武統臺灣遭到貶職。

見面時間安排在晚上九點,秦邦讓工作人員給王鋒上一杯清茶,自己怕失眠只喝白水。常委會開完他便讓軍委辦公廳先給王鋒通了氣,以便見面即可進入正題。他給王鋒的指示要傳達清楚微妙之處,又不能完全坦誠,秦邦講得冠冕堂皇——主席時期放棄了鄧小平制定的韜光養晦對外政策,導致了歐美強國聯合遏制我國,改變這種不利的國際處境是這屆中央的當務之急,因此對外宜靜不宜動。臺灣雖非國際,對臺行動卻會引起國際反彈,不如保持現狀,臺灣就在那,跑不了。目前嚴重的問題在新疆,軍隊的首要職責是防止國家分裂,因此讓王鋒去新疆。

王鋒清楚新疆已非簡單麻煩,危機嚴重。喀什不難控制,那是南疆軍區所在地,兵員充足,很快能壓住暴亂。問題在於事件被當局利用來轉移民族主義指向,開動宣傳機器鋪天蓋地報導,電視上滾動播放喀什維吾爾人對漢人的「暴行」,一方面成功地把漢人對臺灣的民族主義轉移到了新疆,同時成爲激勵其他地區的維吾爾人反抗漢人的榜樣。南疆維吾爾人紛紛效法喀什,到處打殺漢人。漢人要麼集體縮進有高牆的大院裏堅守,要麼集結成大規模車隊向漢區奔逃。維吾爾人比例少的北疆卻反過來,漢人攻擊維吾爾人,維吾爾人向南逃。維漢人口差不多的地區雙方相對謹慎,也瀰漫着一觸即發的緊張。只有首府烏魯木齊和靠近中國內地的吐哈盆地還算穩定。

在王鋒聽來,秦邦下面一段話纔是關鍵:「……讓你掛帥西部戰區是因爲你懂政治。新疆暴亂不能單純用軍事手段解決,需要全面平衡。我們以前給民族主義架柴燒火幾十年,成了騎虎難下,必須讓民族主義有釋放對象。單從軍事角度平定新疆暴亂不難,但失去新疆熱點,民族主義又會尋找新對象,把矛頭重新對準國際社會或臺灣,這必須避免。因此平定新疆要掌握節奏,第一位的是要穩,寧可慢慢來,循序漸進,不能好大喜功,急於求成。」這話背後的意思是讓新疆不穩定儘可能拖長,始終保持熱點狀態。王鋒明白Z計劃需要如此。雖然秦邦本人未參與Z計劃,但是對其他常委一致做出的決議,想保住總書記的位置他就得照辦。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