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四十七)王力雄著

2021-06-18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四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51. 狙擊槍下

眼前大自然安靜平和。荒野,陽光,山影,蜜蜂嗡叫和林中鳥鳴,向天堂飄升的感覺底消了肉體的痛苦,讓石戈慶幸能在這麼美好的地方等待死亡。困在這片荒野已經五天,日曬雨淋,蚊蟲叮咬,沒有食物,沒有火,飢寒交迫。前兩天還能走動,現在只能躺在草地上。他沒有試圖逃脫,自己沒有電影裏的超人本事,也就別去費力,一切聽天由命。他來這裏就是準備接受死亡的,多活這幾天已是在預想之外。

與王鋒在黃河上告別,第二天一早宋祕書便送他上了直升機。機上兩個飛行員一言不發地向南飛。飛出城市,飛過連綿黃土,飛進植物覆蓋的山區。俯瞰秦嶺山脈的深處,無路無村,沒有人煙痕跡。這樣的地方在中國不多。直到看見一處荒坡上白粉撒出的標記,直升機降落。飛行員沒說話也不回頭,艙門自動打開,石戈下機,知道這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這片山中的荒坡很完整,面積大,視野開闊。坡下是河流在開闊處形成的湖。爲什麼把他放在這裏?宋祕書只是交待了不會有人跟他接觸,不需要擔心審問受刑,後面將會是什麼,宋祕書也不知道。目視直升機飛離,在天空變成蜻蜓大小直到消失,石戈一直站在原地等待槍響,那時的心境有一種意外的滿意,在這種環境中挨槍,總比面對一堵水泥牆好,然而時間流逝,只有風吹草地,沒有槍響,始終只有他一人。

他注意到荒坡中央有一棵孤零零的樹,不算小也不算大,四五米高,樹冠茂密。看到有塊白板掛在樹幹上,知道應該與自己有關。走過去看,白板上寫着六個紅字「不得越過紅杆」。一個箭頭指向上方釘在樹幹上的一片紙。當石戈抬頭看那紙,上面畫着巴掌大小的人頭。這時一聲槍響,子彈掠過他耳邊正中人頭。雖然打的不是人頭正中間,但是真人頭可要大得多,已足夠準確。隨即重歸寂靜,石戈四處環顧,看不到槍也看不到人。顯然這一槍是爲了配合白板上的警告。

即使不知搞什麼名堂,也讓石戈放鬆了些,畢竟說明他還不會立刻死。他仔細觀察周邊,發現數根插在地上的紅杆,紅杆之間的連線形成三面包圍。長和寬差不多都在六十米,另一面是湖岸,也就是白板警告他只能在這個範圍內活動。

除了中間的孤樹,荒坡上只有低矮荒草,沒有其他遮擋。而紅杆與周圍的樹林、岩石、山溝都有相當距離,如果越過紅杆,哪怕用運動健將的速度飛跑,在達到那些掩蔽物前也會被槍擊中。坡下也沒有出路,湖不大,其實只是河道突然變寬,使得流水變慢。上游是峭壁間的湍急水流,無法逆流而上。下游是一片林立礁石,流出湖的水形成瀑布,跌入深坑,攪作一團的河水在白花花的水汽中流進地下洞穴。因此從上游下游都沒有出路。看起來這是不讓他立刻死,又隨時可以讓他死,要做什麼呢?

再看白板,右下角畫了個示意翻轉的迴轉箭頭。翻過白板,背面不像正面紅字那麼猙獰,綠色油墨字秀麗且排列整齊。

「從食物到生命都可以用信息交換。要什麼寫在這,給不給,給多少,看寫出什麼信息——你知道該寫什麼。」

白板上掛着油墨筆和板擦。石戈明白了,王鋒表示過擔心對方刑訊逼供石戈栽贓自己,沈迪允諾了不與石戈接觸,變成用這種方法。白板被鋼絲繩鎖在樹冠下,不會被衛星看到,寫字卻能被望遠鏡看到,既讓王鋒說不出違反約定,又能從石戈處得到信息。當然,取決於石戈是否提供信息。

石戈明確告訴了對方——他先擦掉了白板兩面所有的字,覺得白板掛在樹幹上扎眼,破壞自然,再用油墨筆把白板兩面全塗黑。反正沒有別的事,一道挨一道塗,直到把白板兩面塗得一點白不露。幸好對方爲了不讓衛星看到白板選了一棵樹,石戈能在太陽暴曬時有個蔭涼或下雨時稍有遮擋。雨水沖掉了槍彈打中的人頭靶紙,露出樹幹上的彈孔。石戈面對這個環境始終感覺亦真亦幻,直到搶走他衣服的逃犯被一槍斃命,才意識到死亡的真切。

逃犯從樹林裏出來,看去已在山中多日,頭髮蓬亂,滿臉鬍鬚,全身襤褸骯髒。他肯定事先做過觀察,確信石戈年老且赤手空拳,不是對手。石戈果然沒做反抗,任憑搜身。既沒找到食物也沒發現值錢東西讓逃犯冒火,暴打石戈發泄逃亡積累的怒氣,再剝掉石戈衣服穿到自己身上,又爲衣服不合身繼續毆打石戈。在逃犯準備離去,石戈不顧被打得頭暈目眩,警告他小心遭槍擊,卻被逃犯以爲是詛咒,招來更狠暴打,幾乎讓石戈昏死。石戈只能期望紅杆限制只是對他,不對別人。然而當逃犯剛走出紅杆範圍,一聲槍響,那身體瞬間僵滯,頸動脈竄出數尺血流,隨即重重撲倒在地,不再有動作。

當晚風雨雷電交加,全身只剩一條內褲的石戈在樹下蜷縮一夜。六月山裏的夜晚仍算得上寒冷。樹下的雨沒有那麼密集,水量卻一點不少。第二天石戈開始發燒。逃犯屍體被各種動物和昆蟲啃噬,隨時間失去了完整形體,最後連骨頭都被叼走。不管飢寒交迫帶來多少痛苦,石戈也不碰那塊白板,如同完全忘記,或是與他完全無關。雨水把塗黑的白板沖洗得斑駁,如同與樹皮一體,比原來塗黑的更自然。石戈把僅剩的意識用於體驗肉體的日益虛弱,當作精神遊戲或是對生命的最終理解。到第五天時,已經感覺在和死神握手。

然而精神的力量體現在能夠激發哪怕最虛弱的肉體。當石戈意外發現河道上游有一條傾覆的漂流艇,隨波逐流被衝進小湖時,意識到在水中奮遊的漂流者可能不知道下游有地下洞穴,力圖對漂流者呼喊,卻只有喑啞的嘶叫,傳不出聲音,那時他竟然能站立起來,踉踉蹌蹌跑下山坡,擺手示意下面有危險。若是他頭腦清醒,應該意識到只穿內褲全身污泥的形象會嚇跑任何人,然而那個漂流者卻聽從地遊向湖岸,再把牽在身後的漂流艇拖到岸上。

漂流者戴着頭盔和防水鏡,上身穿紅色救生衣。雖然石戈已沒有力氣去講危險到底是什麼,漂流者還是連連道謝,對石戈所說的「你必須留在這」毫不驚訝,痛快地回答「你救了我,我當然要留下幫你。」再也站不住的石戈最後說的是「不要走出紅杆」,便失去知覺。
當石戈醒來,發現自己睡在藍色的帳篷中,身下是氣墊,身上蓋着睡袋。一隻柔軟的手臂託着他的頭在喂水。他恍惚半晌,回憶起怎麼回事,卻驚訝地認出眼前是陳盼的臉,卻又是男人的髮型。陳盼把手指豎在脣上,示意不要出聲,然後手攏着嘴在他耳邊低語:「他們有遠距離監聽器。正常說話時裝不認識,還得把我當男人。」

帳篷裏收拾得整整齊齊。漂流艇裝載的東西分門別類,似乎什麼都有——食品、工具、野外裝備、開着蓋的醫藥箱。營養液掛在帳篷頂,通過點滴瓶輸送進他的手臂靜脈。病弱感已開始離去。他明白陳盼是專來救他的,卻不希望如此。這讓她陷入了和他同樣的危險!她知道後果嗎?他幾乎不發聲地低語:「誰告訴你我在這?」

陳盼的口型很清楚:「王鋒。」

王鋒本來是希望對方頂多給石戈一顆子彈,不讓石戈受苦,卻發現對方要用飢寒交迫將石戈折磨而死,隨即又發現並非是單純懲罰,而是換了一種逼供方式。「替身」截獲了狙擊手與沈迪間的衛星通話,前面說到石戈塗黑了白板時,狙擊手還信心滿滿認爲是沒到時候,餓到最後會什麼都寫出來,幾天後卻不得不沮喪地承認,即使已在病餓致死的邊緣,石戈未正眼再看白板。

無論從哪個角度,對王鋒穩妥的選擇都是不要再管,不想,不看。既然確信石戈不會暴露他倆私下的商定,既然他早晚是死,怎麼死便不重要,只當他已死就行了。然而王鋒心裏放不下,刑訊還會有間歇,石戈受的折磨卻是分秒不斷,只能越來越痛苦,直到生命最後一秒。王鋒似乎陷入了一種強迫症狀態,隔一會兒就要去看石戈的衛星畫面。他看到了逃犯對石戈的毆打,看到了石戈在風雨中縮成一團,也看到石戈在飢寒中病倒……若要擺脫這種干擾到正常工作的狀態,他必須做些什麼,而不是僅僅旁觀。

王鋒最後下了決心,即使石戈不能免死,也不能這樣死。如果相信宗教來世或是末日審判,還可以自我安慰石戈的受苦會得到回報,然而對王鋒那樣的無神論者,只相信人死如燈滅,且相信燈滅前的一刻決定人一生感受,因此不能讓石戈只感受痛苦,還要讓石戈在臨終前得到幸福!王鋒選中了陳盼。只接觸過她一次,當時石戈和她刻意保持距離,但感覺得到兩人心心相印,那時王鋒就認爲陳盼更適合石戈而非歐陽中華。到底是不是這樣,做一個實驗就能知道。他派去見陳盼的人不說身份,不介紹來龍去脈,只在八一本上調出衛星照片,放大出荒地上穿短褲的瀕死者,石戈清楚可辨,陳盼沒再多問,立刻同意按陌生來客說的做。王鋒事先向派去的人交待,陳盼若問,就直言相告她會面對怎樣的危險,由她自己選擇。她若不問,就不必說,說明她不想做別的選擇,也能說明她就是石戈的女人。王鋒讓陳盼去,除了可以帶給石戈衣服食物和醫藥,還希望石戈在死前和喜歡的女人在一起。至於陳盼最終是不是也會死,王鋒沒多想。

當乘坐的軍用飛機在不知道的什麼地點的空軍基地降落後,陳盼被帶進一個如集裝箱的卡車車廂,跟她在灘歌村見過的卡車一樣,她確定幕後者即是王鋒。那車廂臨時佈置成化妝室。行車幾個小時過程,好幾個人圍着她忙,不但改了她的髮型,還給她做了硅膠假面。那假面通過對面部施加不同壓力,能讓她的說話口音都變成娘娘腔的男聲。再換上看不出女性特徵的服裝,看上去她就像個熱衷戶外運動的小夥子。陳盼不提問,陪同她的人也別的不說,只在避免暴露身份的問題上反覆叮囑,特別仔細。要求她任何時候只要不在帳篷內都得戴假面,每天至少兩次在野外模擬男人站立小便等。爲什麼要這樣,來人沒解釋,只說她若暴露了真實身份,後果將十分不利。

進入秦嶺後便讓陳盼自己駕駛跟隨卡車而來的一輛西安牌照SUV,車上駕駛證行車證俱全,名字不是陳盼,照片是她戴上硅膠假面的樣子。她的新身份是個男性漂流向導,獨自從西安開車進秦嶺,爲旅遊公司開發新的漂流線路。車上已經設好導航線路,終點是秦嶺深處一個廢礦場。橡皮艇、漂流器材以及要帶的物資都按專業方式收納捆紮。陪同者顯然事先了解到陳盼是戶外運動好手,有漂流的經驗,給她的指示是在廢礦場旁的河段順流而下,漂到指定的急流拐彎處故意讓漂流艇翻覆,順流而下漂進小湖後靠左岸登陸,裝作上岸晾曬物品和宿營。她將在那片荒坡上找到石戈(有可能在昏迷中),不要刻意地找,裝成「意外」發現。給她帶的急救包裏準備了救石戈的藥品和醫療器械,還有如何使用的詳細說明。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