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七)王力雄著

2021-08-27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迄今已過去了一個半月,周馳終於明白得放棄幻想。他對劉道明的拍胸脯早已不信,不想被拖到猴年馬月後再聽到無能爲力的實話。他等不了,目前的形勢也不允許繼續等。明確了這一點,倒使周馳心裏安靜下來,想問題也更清楚了。能搞出D-0當然好,沒有D-0也不是不能做事。對他眼前的計劃,有D-2就夠用。而D-2是在百靈體內還是取出,對計劃沒有區別。取出會面臨不確定的風險,就不如不取出。

周馳在美國接到百靈後當機立斷飛臺灣,就是爲了這個計劃。從他知道D-2的那一刻起,心裏就開始轉這個計劃。他可以向劉道明描述如何用D-2征服世界,卻一字不提這個計劃。怎麼能跟一個臺灣人去說,先用D-2迫使臺灣迴歸中國,再當成籌碼在中國做更大的事呢?放下雄霸世界的宏偉目標,只考慮迫使臺灣迴歸中國,現在就能行動。在民主國家,像電影裏那樣用刀逼住一個孩子可以讓警察放下槍,D-2何止是千萬把刀呢?完全可以逼迫臺灣乖乖聽話。D-2若能讓他用一己之力收復臺灣,他可以在中國大陸獲得多少網民的追隨,與中國政府去談交易又會有多大本錢啊!

不能再被劉道明拖延下去,不會一直這樣平靜,遲早會有事。周馳的直覺從來很準。當他在實驗室頂層平臺上對着遠山打坐時,安全主管——一位臺灣的退休警官前所未有地打斷他,拿來的平板電腦上正在播放警方的通緝,懸賞舉報,周馳和百靈的照片就在上面。

周馳未變打坐姿勢。「什麼大不了的事,不能等我練完功再說?」說罷繼續閉目練功。既然同時提及了他和百靈,警方應該已經知道D-2,至少是離得已經不遠。通緝是敲山震虎,想讓他動起來,動才能被發現。但是他不會動,目前的藏身地點最安全,莊園主人和劉道明團隊都封閉在莊園內,消息不會走漏。然而得準備警方終會來到。真如通緝說的綁架嫌疑不會有太大規模的搜捕。但若是因爲D-2,整個臺灣都會全力以赴。事到如此,沒有D-0只有D-2的行動方案已經勢在必行。

當劉道明的助手又一次打着電筒性侵百靈時,實驗室突然燈光全開。周馳在一片光亮中進來,掐住了助手脖子怒罵。助手半點聲音發不出,隨着窒息眼睛鼓起,面色變紫,直到昏迷,才被周馳扔到地上。聞聲趕到的劉道明也遭周馳斥責,怎麼能用這種方式對待百靈?百靈是人,是他周馳的弟子,不是做實驗的小白鼠!他周馳爲了找到解脫百靈的辦法出去到處尋求方法,沒想到離開他的照顧,百靈便被置於這種境地,真讓他心如刀絞!周馳邊罵劉道明邊給百靈剪斷了固定帶,喝令手下給百靈拿衣服。

此時的百靈根本不在意有無衣服。赤身裸體了這麼多天,現在忙於穿衣服簡直是笑話。她用了好一會才能站穩和行動,沒人注意這中間她已把一柄手術刀拿在手中。劉道明的助手逐漸緩過氣,力圖從地上爬起。百靈走到他身旁,揪住頭髮使他展開了脖頸,將手術刀插進他的動脈位置一挑,動脈狂噴的血濺滿百靈身上和臉上,在場的人都怔住,助手頓時命赴黃泉。

「我要洗澡!」百靈把手術刀扔在金屬臺上,聲音讓人一抖。

「不能洗。」見百靈手裏不再有刀,劉道明恢復了自信。「傷口若被感染,機體出問題造成體溫或血壓變化,就難說裝置有什麼反應……」

「少跟我說這些,誰他媽給我弄的傷口?」

「……百靈,那不是爲了幫你取出裝置嗎?我已經……」

「道明少說兩句吧,」周馳及時打斷劉道明,對劉道明使了個眼色,不能讓百靈知道可以取出裝置。周馳仍保持着斥責的語氣。「你不覺得對百靈做的過分嗎?想幫她也不能不顧百靈的感受啊!」然後和顏悅色地轉向百靈。「百靈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

「安全?我還有什麼安全?」百靈冷笑。「我就是要洗澡,感染也要洗!洗完就死也是乾淨的!你們怕的是我死,還是怕你們跟我一塊死?」她明顯把周馳和劉道明放在一塊。對周馳說的外出纔回根本不信。一旦不再在意生死,她就變成了控制方。周馳和劉道明只能陪笑臉,讓護士找來防水膠布貼住傷口。在百靈洗澡時送去準備好的衣物和化妝品。

周馳沒想到百靈從原來迫切求生變成了以死威脅。劉道明解釋把她限制起來也是防止這一點。她的生命成了一種武器,繳械那武器就得限制她的四肢。周馳表示理解,誇獎了劉道明的工作,但要求劉道明一會兒向百靈當面道歉。

「我知道你心高氣傲,從不道歉,現在需要你講策略。就像人對着槍口都要舉手一樣,道個歉有什麼了不起?……裝置暫時不從她身上取出是對她的制約,否則更難把握她會做什麼,說不定把我們賣給哪方甚至幾方。現在只要善待她,她不會求死,也不會離開。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再限制她的手腳……」

63. 維吾爾陪審團

自從村委會決定當採村恢復藏族特色,清真寺的禮拜宣禮便不再用擴音器,音量小了很多。艾沙每天早晨會在宣禮時醒來,在房間裏做禮拜。出於尊重艾沙,東廂房裏與佛教有關的器物都搬走了,只是牆上、門上還有佛教圖形,在他做禮拜時映入眼簾,產生奇特感覺。他做禮拜的時間有時達賴喇嘛會在正房唸經,伴隨法器敲打。他不排斥這種奇特感受,反而有一種和諧的感動。

東廂房裏擺了幾十臺顯示屏,晝夜不停播放不同電子眼的實時畫面,有當採村的,也有則巴鄉、貢覺縣和昌都市裏的。那是王鋒爲了讓艾沙瞭解藏地的層議制所設。艾沙有時去當採村裏走走。江村羅布介紹他是美國來的工程師,村民都以爲他是來維修故居的。不過艾沙感覺去實地走馬觀花還不如看電子眼,因爲保鏢圍身,很多地方他無法去,村民對美國工程師說話也有保留,電子眼卻是不被人知或是被熟視無睹,看到的反而更真實。偶爾去村裏現場,只是檢驗一下電子眼裏的畫面是否有假。不過當採村以外的電子眼畫面是否真實,便無法檢驗了。

艾沙用很多時間看昌都,那裏是藏區層議制的核心所在。雖然平措噶烏帶上的電子眼報廢了,但是隨着自治政府技術能力提高,使用網絡、電腦和攝像頭增加,「替身」用黑客手段截取的信息隨之增加,能把自治政府內的電腦攝像畫面轉過來,有的甚至能直接看到自治政府的辦公室或會議室裏。達賴喇嘛有時跟他一塊看,表示理解艾沙質疑那些畫面的真假。「……不如咱們一塊去昌都實地看看?也省得這樣費琢磨。」這想法讓達賴喇嘛有些興奮,坦言自己想深入藏地走走。「……不過我是來陪你的,你不去我自己也沒法去啊!」

艾沙還真的認真研究了達賴喇嘛的建議,查看從當採村去昌都的路線,無論是從果洛、玉樹方向還是從甘南、若爾蓋方向都要經過數百公里人煙稀少地區,正是消滅他的合適地點。即使到了昌都也不能保證中國人不會下手。那裏總共只有幾十萬人,死光了保住新疆也值得。艾沙相信中國人會這樣算賬。達賴喇嘛太善良,纔會跟中國人打了這麼多年交道還相信中間道路有可能。儘管艾沙決定了不去昌都,他能去查看路線,已經說明層議制對他有所打動。這一段他除了看那些電子眼畫面,還看了歐陽中華的書和文章。突然多出一個選擇讓他失去了前面的冷靜,只有一條路時沒有選擇,簡單明瞭,現在卻焦慮不安,夜不能寐。最煩躁時他會關掉所有顯示屏,刪除正在看的歐陽中華文稿,還想通知王鋒他不要層議制,只要新疆獨立。但是正房傳來的達賴喇嘛渾厚唸經聲,像清涼的甘泉,總是能平息他心頭的烈火,讓他變得冷靜。他聽不懂那經文,也不理解那宗教,卻能感受到其中的仁慈與平和。多一個選擇難道不是好事嗎?比起只能一條道走到底,另一條路會不會更好呢?先把自己放到一邊,只想民族,什麼對民族最好?……但是他又怎麼能判斷?他有這個能力嗎?他又有什麼權利去爲整個民族做判斷?

他本想問達賴喇嘛,不是問該選擇什麼,達賴喇嘛已經選擇了層議制,而是問承擔不起選擇的重擔該怎麼辦。但是他沒問。他看過達賴喇嘛自傳,在不知怎麼選擇時達賴喇嘛會問神占卜,伊斯蘭教不允許。他換了一個比較具體的問題,能否以公投方式決定新疆選擇獨立還是選擇層議制?他知道達賴喇嘛對公投有經驗。

達賴喇嘛首先問公投讓不讓漢人蔘加?讓,漢人一定反對新疆獨立,漢人數量跟維吾爾人相當,公決結果難料。而若艾沙逼迫王鋒不讓漢人蔘加公投,不等公投舉行就得先打內戰。還有,怎麼讓人們瞭解什麼是層議制?他們甚至不會停一下去思考,就把票投出去了。這種結果可想而知,公投又有什麼實際意義呢?

「除非讓他們像你一樣到現場,不是走馬觀花,不光是瞭解一個村,最好是到昌都看看,瞭解高層,多花點時間仔細看,才能搞清楚層議制是怎麼回事兒。但是那麼多人又怎麼做得到呢?」

達賴喇嘛的否定倒是啓發了艾沙。他想到了陪審團。初到美國時,第一次觀看法庭審判,當陪審員進入法庭時,全場起立致敬。那些陪審員不是精英,有手攥棒球帽的光頭老漢,有壯碩的黑人婦女,有戴無框眼鏡的白領女士,有亞裔面孔的靦腆小夥……讓他感到面對的就是「美國人民」。那一刻他感動得鼻子發酸。不是出於概念,而是因爲那些人是從人民中隨機挑選的,從統計角度最接近人民正義。用同樣的方式就不需要所有的維吾爾人蔘加,有十二個這樣的陪審員便可以代表維吾爾人民做選擇!他將接受他們的決定。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