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一)王力雄著

2021.09.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千里外的昌都市,丹增一大早被院中多吉的吠叫惊醒,来者是昌都军分区司令。以前这位司令从不与他接触,即使在公众场合碰面也装没看见。这次司令穿的是便衣,乘一辆地方牌照的小客车,在院门口首先声明只是传话,其他问题都不要问他,便如背诵般告诉丹增——带上能排出壮观阵势的人马,走类乌齐—玉树—果洛一线,路上不会有阻拦,到玛多黄河大桥有人接应,带他们去接佛爷回昌都——这话说得不明白,是故意的,司令的传话就是这些。懵懂的丹增怕自己的汉话水平听不准确,叫出了武拉请司令再重复一遍。武拉后来对照院门口监控录像的回放,司令两遍所说的竟然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显然是事先照拟好的文字背熟的。

当丹增想明白司令口中的佛爷可能是谁时,刹那间升腾的狂喜让他几乎失态喊叫。昨天才听到曲扎特使询问是否听说达赖喇嘛秘密到了中国,却没人知晓踪迹,焦虑使他大半夜无法入睡,今天就得到了这个喜讯!他简直把那位大脸盘的司令当成了护法,司令却没理会丹增的屏住叫喊的满面绯红,背完通知就钻进车门绝尘而去。

66.引爆

每当事情做得不顺欧阳中华都会下意识想喊陈盼,过去各种事务由陈盼处理,从不会出那么多问题。她知道他要什么,缜密无懈可击,对她还可以表现任性不耐烦、着急或斥责。虽然她小他好几岁,却总像姐姐般哄他,然后很快就会搞好。现在不行了,手下人做得不好也得注意态度,或者干脆自己去处理,觉得少了一只臂膀。

陈盼一直没回来。那天他被漂流团的人强按着不让下车,大巴车开向天水,尚未进入有手机信号的区域,漂流俱乐部经理的车已迎头赶来。经理上了车不说别的,先给每人递一扎现钞,同时要每人都在保密协议上签字——泄漏今天所见罚款十万,还要追责。经理让大家不要提问,他也只知道是官方在办的重案,到底怎么回事只有官方知道。经理说着指了指车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人和车,也许官家人是在未被灯光照到的黑暗中?经理的紧张是传染的,漂流团成员不再叫嚷。经理压低了声音私下叮嘱:「罚款事小,追究事大。」人们收起了钱,似乎忘掉了被他们押回的欧阳中华。经理也如没看见欧阳中华。大巴车开进俱乐部院内后所有人默默离去,没关车门。

欧阳中华只能猜测让漂流团闭嘴的是王锋。他不清楚王锋和石戈搞了什么名堂,显然不是能容于体制的,才会如此防范。他没往下追,一是知道与王锋为敌,对自己和要做的事没好处,二是他宁愿不面对陈盼卷在其中而自己却不了解的秘密,不想搞得众人皆知和议论纷纷。他连夜离开了天水,没回山里找陈盼。他觉得已经做了该做的和能做的,做到了仁至义尽。他在大巴上被漂流团的人群按住时,他的试图挣脱只是表面,没有真心反抗。他不愿意跟陈盼一起去探寻石戈死活,那将怎么和她相处?是否受得了她在石戈尸体前的感情发泄?他不担心陈盼的安全,她的野外单人宿营经历比他还多。让她自己去和石戈生离死别吧,何必他在一旁做灯泡?他甚至在回忆中搜索以往的印象,陈盼对石戈有什么微妙迹象。以前看到陈盼对石戈上心,只认为是出于项目公关的需要,现在开始有了不同的理解。

陈盼一直没出现,手机关机,无法定位所在区域。她是去哪儿安静一段平复感伤?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故?或者落到了什么人手里?当欧阳中华纠结是该报警还是自己去找时,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别找」,发自一个甘肃手机号。通过电话公司的关系查机主,是个秦岭山区的村民。欧阳中华相信肯定发自陈盼,因为收短信的手机号只有他和陈盼知道。这个号码后八位数字正好是陈盼生日,当年他买下装在一个专门手机上,告诉陈盼永远等她的电话。如果是被强迫的情况,陈盼不会把信息发到这个号。她给这个号发信息,就是让欧阳中华确信是她发的,且是自愿的。

虽然不知陈盼到底怎么了,但既然她要求不要找,便给欧阳中华去掉了包袱。无论是报警还是自己去找他都会面对尴尬,陷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困境,何况此刻正是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是他一生等待的历史拐点。那个短信解脱了欧阳中华,让他心安理得地放下陈盼不再多想,全力以赴投入工作,只是在入睡或醒来时心有戚戚的儿女情长偶而袭上心头,或是在下意识想喊陈盼处理事务却意识到人去楼空时感到一丝怅然。

欧阳中华曾有几次在手机上翻到凯伦的号码,没有拨,现在的他一举一动都被置于显微镜下,盯着他的有王锋,也有王锋的对头,与「境外势力」联系不会有好处。此时的欧阳中华可以用「暴发」形容。村治会新增雇员近千人,雇用水军数万人,月支付工资几千万,即使王锋许诺了保护伞,这种扩张也太过野蛮。欧阳中华不是不知道分寸,是看出王锋在孤注一掷,可能大赢,更可能输光,所以必须尽可能抢时间多花这笔钱,能做多大做多大,否则过了这村没这店。他为层议制网站添了上百台服务器、建了多个镜像站点,提升到千万量级用户的档次。王锋要求达到的是能承载上亿用户,在国安委的施压下,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那些大公司也不得不同意为层议制网站充当镜像站点。村治会还订货了一大批能够自组织局域网的路由器,以备在断网情况下救急。

对王锋要的「教材」,欧阳中华以前做过类似拍摄,只是没有推广成功。他想用原来的素材重编,被王锋否定了大部分。王锋亲自审查制作,反复要求改动,流程图、比例图等都要换成动漫,特别强调去精英化,甚至要求文盲看了也能知道层议制该怎么做,连欧阳中华都觉得不现实,但这种思路和方向的确没有错。

欧阳中华一直不清楚王锋的引爆将用什么方式,直到宋秘书带着一组便衣技术军人来到网站,告知王锋将在中央电视台当晚七点的「新闻联播」直播。这让欧阳中华震惊。「新闻联播」是官方宣传的头号栏目,称为「党的喉舌」,每晚播出时全国各省市电视台必须同时转播,全国收视率第一。欧阳中华没想到王锋会做这么大的动作,但是用「新闻联播」启动层议制的确会把整个中国扔进开水锅,达到最大的引爆效果。欧阳中华立刻通知所有工作人员到位准备。

技术军人把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室连进村治会网站,届时网站会同步播放王锋直播,各个镜像站点也全力运行起来,准备迎接海啸般的访问量和下载潮。欧阳中华有些不明白,照理说王锋用不着亲自到中央电视台,他掌握的能力哪怕在荒郊野地也能用黑客方式将直播插进「新闻联播」,效果一样,却能保证他的安全。王锋难道不怕在中央电视台被瓮中捉鳖?然而自己想得到这一点,王锋当然更想到,明知后果还要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呢?

技术军人接着把中央电视台的监控系统转接进来,有数个提前秘密被安放在直播间和走廊的夜视无线摄像头被当作重点。那些摄像头的画面用数个八一本分别投影,排在一块临时架起的军用投影屏上,看上去就像控制中心的电视墙。每个摄像头由一位技术军人操纵,按宋秘书的指令切换镜头。秘密安放这组镜头显然有用意,应该就是王锋要去中央电视台的目的,欧阳中华此刻还猜不出是什么。

当晚「新闻联播」前,每天的商业广告换成了即将播放重要节目的滚动通告。以往都是国家发生大事时才会这样,立刻把人们吸引到电视机前。欧阳中华的水军则在网上大肆渲染,让基本不看电视的网民也拿起手机看直播。新闻联播七点开始,第一个镜头就震撼观众。出现的不是主持人,是一位军衔夺目的将军。这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多数观众不认识王锋,但是同人们印象中的猥琐官员比,修饰形象下了功夫的王锋首先便让人产生信任,而王锋随后揭露的Z计划,印证了人们一直广为传说的怀疑,便更加信任这位以前所未有方式挺身而出的将军。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