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三)王力雄著

2021-10-08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三)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兩小時後中央電視臺恢復播放。首先是中共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告全國人民書,只有文字畫面和畫外朗讀,宣佈王鋒的行爲是顛覆國家政權的政變,已遭粉碎,將對王鋒進行司法審判。文告要求全國服從中央,命令所有參與過王鋒行動的人立刻自首,交待問題,爭取寬大處理。

白冀武在電視露面,代表軍隊最先表態,斥責王鋒是軍隊的敗類,是野心家和陰謀家,發誓軍隊將毫不留情消滅任何動搖共產黨的人!他的神態殺氣騰騰,民間廣泛流傳他是蘇建軍的後臺和保護人,已經註定了他得不到信任。白冀武任命的西部戰區新班子表態堅決擁護中央,誓言肅清王鋒的流毒。隨後中央各部委,各省市區黨委政府,各部隊紛紛表態擁護中央……。

看完這些電視表演已近深夜,一直沒說話的艾沙向李克明表示,他尊敬王鋒的勇氣和犧牲,但他們不是個人關係,達成協議時他是把王鋒當作能兌現協議的當權者。現在王鋒成了階下囚,協議失去實際意義。陪審團的決定是以中國也實行層議製爲前提,因此他現在還要繼續劫持中國,要求李克明按他的要求行事。

「你可以不聽我的,那樣我會獨立行動,不再跟中國當局配合,甚至不再溝通。」艾沙補充。

艾沙的要求正是李克明的期望,讓他可以不必執行公安部的命令,繼續完成王鋒的佈局。他立刻按艾沙的要求交出手機,前面是遵守王鋒的命令關閉手機,現在手機被艾沙控制,不跟公安部聯絡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李克明對艾沙說:「我的職責是保護您。這一點將軍在或不在都不會變化。我只是建議您先不要失去信心。將軍以這種方式啓動層議制,不會只是單純履行對你的諾言,一定是看到將出現的反應會帶來權力擋不住的結果。我不是政治分析家,但是我瞭解中國,相信一定有發展,請往下等等看。」

艾沙表示他會等,但不是在這裏。他立刻行動,要求李克明連夜給他開車,其他人不得跟隨。他們的車有公安特權,不限速不受檢查,不喫不喝不停地向東向東,五個半小時便到達了距離當採村八百公里的陝西咸陽,從車上的警用電臺聽到命令各地警方達攔截他們的車時,已是早晨,馬上會到處設卡攔截,艾沙同意在咸陽暫停。

艾沙爭分奪秒向東,是擔心北京把他消滅在達賴喇嘛家鄉。D-2在那一帶最多波及幾百萬人。而作爲中國第一個中央集權王朝——秦朝都城的咸陽人口五百萬,只有二十五公里的陝西省會西安市是一千萬人,周邊的關中平原人口密集,D-2飄逸的影響面更大,還可能阻斷汛期的渭河,造成洪水氾濫,危及黃河下游的幾省。

停車在街邊,艾沙打開了李克明的手機,頓時湧出大堆信息。公安部的命令至少下了十幾遍——李克明若再不聯繫上級彙報行蹤,將會以瀆職罪處置。李克明在當採村的助手則語音留言說,昨晚他們剛離開,其他工作人員便各自向原屬部門交代情況,現在皆被要求寫交待材料,等待調查,軍隊人員也已連夜撤離。

手機鈴聲響起,是孫國祥,聽聲音一夜沒睡。艾沙先接電話,告訴孫國祥,李克明處於被他劫持中,李克明手機也被他控制。「我現在把手機給李先生,你可以命令他制服我,格鬥我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你早知道疼痛感會讓我的牙彈出釋放劇毒的觸點,對誰都不好。」

孫國祥肯定已經從手機定位看到艾沙的確在咸陽,只能忍住嘆息,在電話裏吩咐李克明在無法取得聯繫時自己判斷如何行動。這符合李克明的需要,手機隨即被艾沙收走關閉。

李克明恰好知道咸陽有一處公安部建完未正式交用的安全屋。籌建者是李克明好友,私下邀他在正式交付前隨時「旅遊試住」,給了他密碼。密碼竟然還好用,安全屋內無人。在軍警團團包圍的咸陽,艾沙的蹤跡就此消失。各社區按上級命令挨家入戶查找,安全屋卻跟哪兒都沒關係,外表如變電站或光纜設備間,總之哪個部門都以爲屬於別家,與居民社區更無關係。裏面各種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幾十天無需出門。

隨着驚動面越來越大,艾沙危機已不再是僅限於高層的祕密。前面參與過的工作人員在王鋒被捕後都要接受審查,交待知道的所有情況才能洗清自己。當審查者們知道了祕密,便會私下告訴自己的家人親友。各種縫隙滲透出去的消息層層蔓延,開始變成越來越走形的謠言,四處傳播開來退款

68  退款

知道艾沙已不在北京,躲在北戴河的高官們立刻趕回。黨政機器全力開動應對危機。北京沒有艾沙,D-2就不再是重點,是世界每天都有的恐怖活動之一,無非規模大些。重點變成防範王鋒直播造成顛覆性的後果。全國二百九十四個地級市皆實行不公開戒嚴;軍隊在主要公路和路口設卡加崗;夜晚居民被要求待在家裏;公衆場合禁止五人以上聚集;股市關閉;限制銀行提款;對一切街頭抗議鎮壓於萌芽……。白冀武向政治局常委會擔保,只要有充足的子彈,一個班就能鎮壓一個城市!強硬路線佔了上風。總書記秦邦在常委會上被暫時停職,他給了王鋒過大職權,讓王鋒爲所欲爲搞到今天這種地步,必須負責。

維穩機器全力開動,及時控制局面。王鋒直播並未激發其他國家出現過的更換政權的「顏色革命」,而是貌似巨石扔進泥潭,既無波瀾也無迴響。政權繼續運轉,社會保持原狀。最初緊張萬分的當局隨即調整調門,不再強調王鋒直播是政變,而是淡化爲個人行爲,不談其他,不給國外媒體增加材料,讓事件的戲劇性效果失去熱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鋒直播二十四小時後,達賴喇嘛在昌都電視臺現身,掀起更大一波全球聚焦的熱潮。在電視講話中,達賴喇嘛肯定了西藏實施層議制的成功,呼籲中國全面實施層議制,以從根本上解決民族問題,同時呼籲新疆同樣採用層議制解決新疆問題。然而因爲達賴喇嘛既不能透露艾沙和D-2,也不能透露王鋒在其中的作用,他如何回到西藏成了國際媒體首先關注的故事,那可比弄明白一個不瞭解的制度有意思得多。只有少數人能想到達賴喇嘛與王鋒之間存在配合。北京已從審問王鋒工作人員知道了所有情況,卻精明地利用這個機會轉移世界對王鋒直播的注意,斥責在昌都電視臺現身的達賴喇嘛是假的,是西藏自治政府導演的一出拙劣滑稽戲。雖然北京沒爲這種指斥提出任何證明,達賴喇嘛現身昌都卻的確令人匪夷所思,讓國際社會陷入如看懸疑劇般的猜測,大大沖淡了對王鋒直播的興趣。

境內藏人卻對電視上看到的達賴喇嘛堅信不疑,沸騰程度可想而知,只是因爲達賴喇嘛早早預防,在講話中嚴厲要求藏人不許來昌都拜他,他也不會見,才避免了萬馬奔昌都的場面;達賴喇嘛對藏人保證,待層議制轉型全面完成後,他將走遍圖伯特各地去見當地百姓,爲他們祈福;達賴喇嘛在講話中沒有忘記向印度政府表達感激之情,儘量化解不辭而別造成的尷尬,同時叮囑流亡藏人以不變應萬變。而印度政府和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雖然已經知道達賴喇嘛的確離開了印度,卻不對全球雪片般的問詢做任何清楚迴應,更引起世界的遐想。

黃士可一點不關心西藏和達賴,甚至不關心中共和中國,讓他五內俱焚的只是王鋒搞的這一出攪黃了近在咫尺的發財夢。加上知道D-2消息開始擴散,現在竟然失去了艾沙的下落,Z計劃瞬間落進深淵。會所董事們已從世界各地趕來開會,發財目標只能先放下,當務之急是已經交進國庫的買地錢怎麼辦?

進國庫的買地錢總數摺合三萬億美元,其中會所董事會代表的家族聯盟從境外調錢超過一萬億,另有一萬億是國內各級官員及親屬的投資,真正符合歷史使用者標準的只有一萬億。各家族用了幾十年時間才把各種黑錢和灰錢轉移到境外洗成白錢,原想撈完最後一把徹底離開中國,去過西方富豪的生活,現在錢進了國庫,後面的鏈條卻斷了。董事會第一次有人在開會時要酒喝,立刻得到衆人附議。一喝起來就一喝再喝,沈迪幾次讓侍者補充新酒,清走空瓶。他爲自己曾向董事會斷定王鋒可信惴惴不安,但是董事們現在顧不上他,心思集中在怎樣解套上。基本共識是一點——如果賣地發財沒希望了,至少拿出去的錢得拿回來。即使已到棄船時刻,拿不回錢也不能走,什麼時候能拿回錢就立刻走。

很清楚,最簡單的是宣佈廢除土地私有化法,地不賣了,買地錢原數退回。然而那麼大動靜搞了被譽爲劃時代的土地私有化,怎麼能說廢就廢?全國人大是憲法規定的最高權力機關,有誰能廢掉最高權力機關的立法?直到中央辦公廳的蔣強副主任趕來,這個難題才解開。

蔣強擔負中央與會所間的協調以來,深得董事會的好感,也給了他不少感情投資,現在與其說蔣強代表中央,不如說他是中央與家族聯盟的粘合劑。此刻的蔣強給董事會出主意已不再繞彎,直截了當地撥開迷霧——只要是以黨內路線鬥爭否定土地私有化,多數中國人不會覺得反常。中國人習慣了黨大於法,中共史上多次路線鬥爭,隨勝負的變化否定前面的定論早被見怪不怪。中國社會反對土地私有化的呼聲本來就十分強烈,私有化過程產生的衝突更激化了反對聲浪,反映爲黨內路線鬥爭毫不奇怪。在黨媒上發表幾篇質疑土地私有化的文章,便能讓民衆理解爲反對土地私有化的正統路線在黨內鬥爭中佔了上風,廢除土地私有化即可順理成章。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