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五)王力雄著

2021-10-21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五)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王鋒在去中央電視臺直播之前,下令工作組撤離央行。監控錄像的存檔中看得到丁大海隨工作組一塊離開,卻是「替身」做的手腳,他從那時起就進入通風道,與外界斷了聯繫。

在沈迪帶來「火球」前,AI芯片自己就能對付整個央行的技術力量了,不需要丁大海做什麼。他抓緊時間在機房設備的各個樞紐處裝了上百個隱藏接口,以備需要時方便安裝備用芯片,自己也能隨時以有線方式接入央行系統。爲了避免被發現,AI芯片的無線定位功能平時都關閉,即使激活,通訊距離也不超過五米。好在四通八達的通風道總是能夠接近。

在通風道中,丁大海會讓自己像潛伏的蛇一樣慢慢蠕動爬行,不怕慢,甚至故意一寸一寸爬,那種慢運動如同站樁或太極的靜功夫,保持身體活力,又可以消磨時間。有時他會在辦公室上方從通風口縫隙看下面屏幕,瞭解操作者的工作。休息時也會平躺在通風道中聽八一本篩選的音頻。他把央行內凡是帶麥克的設備都納入了偵聽,讓八一本篩選自己感興趣的對話,有新聞,有技術討論,也有八卦。那是他最放鬆的時間,直到聽見沈迪斷言內鬼就在通風道中,丁大海知道以後不再會有這種放鬆時間了。

八一本中存有沈迪的聲紋,也能通過央行內部的監控攝像頭看到沈迪。沈迪在央行機房指揮一切,從早到晚,喫住都不離開。在發現濟南的備用機房已被清空了買地資金的賬戶,退錢只能在央行機房後,他高價請來了一個網名「火球」的頂級黑客。那是個拿了錢什麼都乾的壞小子,既當黑客,也爲客戶反擊其他黑客。掙錢是一方面,還當成打擂臺,據說「火球」還從來沒敗過。

「火球」一到便確定鎖住買地賬戶的是AI芯片。最初他熱衷與AI芯片博弈,就像不服氣計算機的人類棋手一樣,期待用自己的頭腦打敗機器。他攻勢凌厲,招數百變,隨身帶的輔助設備能力超強,看上去與AI芯片幾乎匹敵,差的只是一點點速度,總是在就要勝利的千鈞一髮時,他那雙在人類中無與倫比的鍵盤快手追不上AI芯片裏的光電,敗在零點幾秒中,而且再怎麼努力也追不上那零點幾秒。最終「火球」不得不承認,零點幾秒的輸贏對人類而言是偶然,下次可能贏回來,對每秒三十萬公里的光電是絕對差距,不可能趕得上!加上沈迪不斷催促,「火球」終於放棄了與AI芯片打擂臺,把他的能力和技巧轉到清除AI芯片上,丁大海的壓力頓時大了起來。

央行機房內有數百座機櫃,上萬公里導線,數以百萬計的元器件,靠人找出藏在其中的AI芯片絕對是大海撈針。「火球」是用他編制的電腦程序對每個元器件和每段線路進行掃描,逐一比照是否符合正常模式,如果掃描到AI芯片,便會發現是異類,並定出誤差不大於兩米的位置區間,再派人去查找就容易很多。將整個機房整體掃描一遍需要四十小時。從「火球」開始掃描,不到十八小時已經找出了三個AI芯片。好在芯片有應對這種情況的設置——芯片一旦被物理拔出就會執行自毀程序,同時下一個備用芯片被自動激活。這種方式沒讓芯片落入「火球」之手,也沒讓AI芯片出現空擋。丁大海共製作了一百個同樣的芯片,當時根本不認爲會用這麼多,只是因爲相對於芯片的設計和實驗,製作成本實在太低,不多做幾個感覺不合算,現在則是擔心做的會不會還是少了?丁大海現在主要做的,是保證已安裝的芯片被全部清除前,到「火球」做過掃描的區域再安裝新芯片。那需要他從通風道接近預裝的接口,從通風百葉的縫隙伸出細長機械臂,藉助紅外線眼鏡進行安裝,是非常精細的活。

當「火球」完成機房的整體掃描,共清除掉了十一個AI芯片,卻發現那讓他難以超越的機器智能仍然存在,說明還有AI芯片未被清除。再度掃描,明明是已清除過的區域又發現了新的。難道芯片能像蘑菇那樣生長?反覆幾次後「火球」和沈迪都明白了,只能是機房內有人在安放新芯片!

嚴格審查了所有能進機房的員工,搜查了他們的辦公室,制定了新的防範措施,凡是進入機房的人都由會所施工員全程貼身監視。照理說防範已是天衣無縫,仍然有新芯片出現,說明安放芯片的不是看得到的員工,而是機房內的隱身者。

沈迪讓人在所有新發現芯片的位置打亮燈光,沿着那些位置來回走,仔細觀察,逐漸琢磨出規律——那些芯片都靠近通風口。這讓沈迪斷定,隱身者就在通風道里!

70. 「恐怖大王」

中國官媒再現文革風,先是人民日報發表了評論員文章,矛頭對準土地私有化,各地報刊皆被要求轉載,隨之大批判式的呼應文章連篇累牘升級,直到徹底否定土地私有化的聲音成爲主流。等到中共政治局會議發表否定土地私有化的會議紀要時,人們早有了思想準備,當成必會發生的。紀要宣佈,中國共產黨按照憲法第一條進行憲法審查,確定土地私有化的立法違憲,責成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廢除相應立法,已完成買賣的土地由國家收回,退回所付款項並補償相應的損失。待召開下次中央全會時,審查有關方面對違憲所負的責任,並進行相應的處分。

對王鋒在中央電視臺的直播,指控進一步變化,說成他是在被查出腐敗罪行後搶先捏造存在一個竊國集團的謊言,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中央電視臺播放了王鋒妻子和兒子受審,他們都坦白瞭如何通過王鋒的權勢得到銀行貸款,低價拿下土地,再準備通過出售土地賺取暴利。多個臉部打了馬賽克的女性出鏡控訴遭王鋒兒子性侵或迷姦。王鋒妻子也被指生活糜爛,大量受賄。中央將很快查清王鋒的犯罪事實,進行處理並向全黨全軍和全國公佈。

全國斷網一直持續,連手機羣發信息的功能都關閉。當局在輿論上佔據壓倒地位。層議制雖在輿論上儘量淡化,被說成是王鋒的混淆視聽和作秀,似乎不值一提,卻一直被當作維穩防範的重中之重。

咸陽安全屋的衛星天線能收到各國電視,走衛星通道可以上網。艾沙總是開着電視同時看電腦。新任西部戰區司令爲了與王鋒劃清界限,宣稱重新在新疆實行強硬路線,民族衝突再度升級,王鋒建立的民族隔離帶也被考慮取消。那時軍隊將和漢人聯手鎮壓當地民族,戰火就會重新燃遍新疆,層議制也失去實施基礎。

中央電視臺插播一條最新消息——在青海湖的海心山島抓獲一個維吾爾恐怖集團,活捉十人,擊斃一人。從畫面上看到正是陪審團。死者是教師,還是他在昌都的那身衣服,遍佈血跡,應該是反抗時遭到了掃射。海心山島離青海湖最近的湖岸也有三十公里,未對外開放,島上只有一座藏傳佛教尼庵。被抓的婦孺老弱形象與恐怖分子完全對不上號,安頓他們的卻是中國軍隊高級將領配備的野戰軍用帳房,提供一流生活條件。在島上爲他們服務的軍人表示命令來自王鋒,那場景令不知情的觀衆十分困惑。

陪審團是艾沙心中父老鄉親的象徵,他們戴着鐐銬被審訊的悽慘形象和教師的屍體讓他深受刺激。看完那報導後,李克明注意到艾沙開始上氣象網站查氣壓、氣流、風向和降水預報,進行計算。每當他要開始行動之前都會這樣做。

第二天李克明做好早餐時,幾乎一夜沒睡的艾沙已洗漱完畢,做了祈禱。他在餐桌前文靜地喝水,用餐刀在桌布上輕劃,喫得很少,只選擇有清真標誌的植物性食物,一邊給李克明講了他的研究結果——近日天氣乾燥,新疆沙漠來的熱風颳向東部,形成了五百公里溼度低於百分之二十的乾燥帶,從咸陽延伸到西安、三門峽、洛陽,直到鄭州。這時D-2若被釋放,除了落進水裏的會增殖,大部分都將隨空氣飄移。因爲氣流向上,高空溼度更低,D-2可以飄移很遠,方向紊亂無法把握,直到溼度超過百分之二十時才能增殖下落,結論是:「……造成的死亡很難估算,不同計算方法有不同結果,不過都會過億。」

說完後,艾沙先打開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凱倫,同時用李克明的手機撥通孫國祥,讓孫國祥能夠聽到他與凱倫的通話。艾沙開門見山要求凱倫組織一個包括英文、中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俄文和日文記者的新聞發佈會,先由凱倫講解艾沙正在進行的恐怖活動是什麼,會造成多大危害,然後艾沙將通過視頻與記者們見面。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