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十八)

2014-06-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徐文立出示1979年北京”星星游行”旧照,遥想乍现即逝的”中国之春”。(徐文立提供)
图片:徐文立出示1979年北京”星星游行”旧照,遥想乍现即逝的”中国之春”。(徐文立提供)
Photo: RFA

第一部分:   我的申辩

——开庭前的波折

——开庭:让审判长回避

——开庭:打回他的下马威

——开庭:追究原始证据

——开庭:简单的结论和否定

“我早打定主意,不必说他们会蓄意判我十五年,就是判我一年,我也要充分利用法庭的机会,公开抗争。”

“有人说:‘你这不是招恨嘛?’我不招他,他就不恨了吗?他要吃你,刺激不刺激都一个样。他总想给别人下马威,今天就让他先尝尝!再说,判多少年,上峰早已给他定下来了,你不招他,也轻不了。你招了他,他也无权无胆给你加码。这就叫依法抗争!”

完整网站